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上邪亂 txt-第九十九章 試試看?推薦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你还不知道吧,昔日夜里差点害死你的,就是那个女人。”
南歌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真的慎得慌。
绝品透视兵王 将歌
岑乐瑾仿佛你的时光静止了,那个女人,那个问自己是不是岑北渊女儿的人,居然是有血缘关系的小姨。
“怎么可能……”
她其实知道他 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为什么母亲死前什么都没说过。
难道,她们闹掰了?
是因为岑北渊才闹掰的?
可岑乐瑾的印象中,旁人可没说岑北渊有什么桃色新闻。
倒是,对覃芊的指指点点比较多一点。
但,为人子女,生来就对母亲更为信赖;
更何况,还是缺失了一整个童年的亲娘。
“瑾儿,她的的确确是你的小姨。不过,要不要认她是你的事情,我不会拦你也不会逼你去做什么。”
南歌一直都是把主动权交到岑乐瑾手里的那个人,不会拿任何大道理让她做任何违心的事情。
单单除了一件事情,那时在绵山谷他的真心只有三分,五分利用,两分无谓。
尽管如此,南歌还是执意要她一人,哪怕邱一色也是不怀好意地答应了。
“那么她,对我娘是不是很了解?”岑乐瑾估摸着她们的年龄差不过三岁以内。
“不知道,不过我很了解覃芸。”南歌努力拉回正道上来,覃芸和覃芊,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
再者,一个是他的仇敌帮凶,一个岳母大人,完全不在一个级别的比对。
“我想我娘……”岑乐瑾靠在他肩上,提到母亲的时候怆然涕下,若非为了他,她甚至还可以接来颐养天年。
“我也想……”南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立竿见影,想着整日听得最多的便是什么推己及人,索性道出自己对母亲的思念,或能引开她的注意力。
“嗯……为什么我们的父母都死于非命,这是不是注定的孽缘。”岑乐瑾突然有些害怕,是不是和南歌的结发为夫妻也会带来什么样的灭顶之灾。“别胡思乱想了,起码,武烈现在不会轻举妄动的。我们都会好好的。”南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似在默默守护一个很重要的传世宝物。
悍刀佣兵之俏红颜 幕刀
可情深意笃还没过多久,端木良没眼力劲地砰砰砰敲打着门框。
恰好轮值的守卫趁着没人看管跑去如厕了,这惊扰差点让南歌一拍桌子一刀抹了他脖子。
“王爷,出事儿了。”
“有话就是,有屁快放。”南歌没好气地应道。
“长天门和秋水庄都归降于朝廷了,还有林御史那里,明确表示站边皇上。另外,各地都在发诏令通缉—岑姑娘。属下看您还是交出来保个平安吧。”
端木良尚不知道南歌后方有一个坚实的护盾:绵山谷不计其数的精兵,衷心耿耿,认人为尊。
“你告诉他,望蓉园只有一个夫人,没有什么岑姑娘。”南歌揣着明白装糊涂,打死都不说岑乐瑾的名讳。
暗影三十八万 那多
“可岑姑娘不就是…”
也不知端木良受了什么刺激,一心一意只想把岑乐瑾赶出去,送到武烈手里头,捏着南歌最在乎的人的性命,让他挂帅出征,丧命于荒漠再合理不过了。
“她姓赵,你动什么歪脑筋?”
“……”端木良被堵得无力还击,天朝境内,女子嫁到夫家,确要被冠夫姓。
双面冷王:神医弃妃不好惹
不过近年来,许多人家都免去了这些习俗礼制;唯独在逝世过后的墓碑上会刻有夫姓某某某等。
“还不快滚!天塌了也别来打搅,否则下次抽了你的脚筋。”
“是。“端木良倒吸一大口凉气,对岑乐瑾的怨气愈发加大。
端木良打心眼里佩服:有些缘分,是他寕死也不想接受的。
怎么每一次看见,不,哪怕是谈及,遭殃的一定是自己。
她问他,如果天真的塌了呢?
他说: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书。
岑乐瑾木讷,你这是刚刚杜撰的情诗?
一首《上邪》是岑乐瑾再熟悉不过的了,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都不及这一句的几个字铿锵有力。
“瑾儿这是深度怀疑为夫?”南歌心中略感失望。
“不不不,”岑乐瑾慌忙解释道,“其实我就是好奇你是哪里来的时间去攻克这么多文韬武略,虽然是个闲散王爷,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了。
“其实我还有很多特点,等你,慢慢、一点点、一步步发现可好?”
岑乐瑾红得耳朵根子都快掉了。
她不愿再发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尤其是在某些太私密的场所,比如床榻,又如浴桶。
“不了,我吃不消。”
岑乐瑾老实拒绝他的“好意”,反而激起他更强烈的求知。
“可,我想都与你分享,也想多与你增进感情……”
南歌的声音慵懒邪魅,每一个字节都在敲打着她平静的流淌着的血管。
追踪塞尚
岑乐瑾心中默默祈祷,他千万别打什么主意了,我这么大年纪绝对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而身体溃不成军,未免也太叫人唏嘘了。
“瑾儿,”
南歌开始慢慢贴近岑乐瑾的耳畔,红得发紫的耳朵不由得灼烧他的满腔热情。
“南歌,吃完饭,就睡觉!”
与其被迫营业,岑乐瑾选择主动赴火。
被折磨着好几天下不了床,岑乐瑾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要让南歌也经历一次。
就算有且只有这一次机会,岑乐瑾仍是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
不幸的是,她忘了自己没有他那样坚持不懈。
柔软的唇轻轻地印上她的额,她的鼻,她的脸,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试探的轻触,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一边奈心的等待着她的反应。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异样的**瞬间蔓延而至,让她的心弦颤动不已。
纤臂自他腰侧穿过,紧紧扣在一起,感官中充满了幸福,微启朱唇,她青涩回应。
“南歌,你真的很会……”
她羞涩地深埋他胸前,极其小声地“赞许”。
“瑾儿,前几天的这么快就忘了?”
“我没……”才一说出口她就后悔,这不就是表明自己很难满足的意思,这不就是按示南歌他不够温柔的意思,这不就是暗示她和他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