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生活系大佬討論-第二十六章 一月後展示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一月后,晴,冬。
不同于后世记载的乌云压城,电闪雷鸣。
在新世界史中最为有名的苏格兰沦陷日,实际并没什么异象发生。
准确的说,非但没异象,天气,还格外的好。
“约翰过来了。”
腐国,威斯特古堡,露台。
看着不远处越发孤独的林凝,林红抿了抿唇,踩着自己的声音,瞬步上前,静默在林凝右手方,半步后。
“把酒拿来。”
最后看了眼脑海中尚未完成的系统升级任务,缓缓收回思绪的林凝,转身的同时,长至脚踝,坠感十足的红裙,裙摆飞扬。
“夫人。”
虽说没觉醒到什么特殊能力,但身体素质的双倍提升,让约翰年轻了至少20岁不说,声音,似乎都洪亮了些。
“感觉怎么样,都适应了吗?”
随手捋了把头发,林凝莞尔一笑,问道。
“赞美夫人您的智慧,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比了个健美的姿势,腰板挺得笔直的约翰说罢,冲着林凝,深深的鞠了个躬。
“如果没有夫人的汲取舱,如果没有。。。”
“好啦,说事儿。”
不等约翰重复那些说了无数遍的感激话,林凝轻弹了弹林红递来的酒杯,打断道。
“是。夫人,安保团第三批前往苏格兰的人回来了,成功自主觉醒11人,失败一人。”
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记事本,约翰轻叹了口气,算上这个连尸体都没回来的人,安保团仅因为觉醒,就已经死了4个。
“老规矩,配偶,父母,优先使用汲取舱,子女,重点培养。”
轻抿了口杯中酒,林凝继续说道。
“我那些朋友,都还好吗?”
重生之苏宝儿
“封领的时候,闹过一阵,依您的意思,给他们安排了飞机,去留全凭自己。”
蔷薇梦幻夜 木子
想到那几个执意要回到家人身边的大少,约翰摇了摇头,在约翰看来,这世上,就没有比这里还安全的地儿。
“路是自己选的,随他们去吧。”
尽人事,安天命,林凝的声音很轻,表情很平淡,并没有问走的人是谁。
“夫人。目前各地已出现打砸抢,避免领民效仿,智囊团那边建议向华国学习。”
再次看了眼手中的记事本,约翰捋了把精致的八字胡,说道。
“向华国学习?怎么说,华国做的很好吗?”
秀眉微蹙,林凝咬了咬唇,并不觉得对新世界后知后觉的华国,有什么是值得学习的。
“小区为单位,一街一岗,全面戒备。。。居民足不出户,各种生活必须品等,均由指定人员配送上门。”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一声赞叹,送给大国的执行力,约翰深吸了口气,打心底佩服的紧。
“除了那为数不多的高级公寓,我们连个小区都没,你告诉我,怎么学?”
祖国威武,祖国牛x。
林凝与有荣焉的给自己斟了杯酒,问道。
“额,夫人所言极是。智囊团那边给的建议是片区责任制。。。”
“打住,我们有那么多人吗?一个人管一大片区,管得过来吗?”
约翰的意思不难理解,但很多事,华国可以做,不代表西方也可以。
不等约翰开口,似是有了主意的林凝,温柔的笑了笑,补充道。
“让我们的人盯着各大超商,但凡有人打砸抢,就都,杀了吧。”
“杀,杀了?”
最温柔的表情,说着最残忍的话。
显些以为自己听错的约翰,抽了抽眼角,满脑子的问号。
“嗯,有意见吗?”
一手晃着酒杯,一手托着下巴,轻咬着唇的林凝,从林红的视线看去,那不经意流露的万种风情,像极了某个漂亮迷人的小萌新,小说里的女主。
“额,夫人您有所不知,在腐国,只是打砸抢,罪不治死的。”
讲道理,林凝这动则要人命的劲儿,也不知是随了谁。
约翰尴尬的笑了笑,必须承认,夫人不愧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奇女子。
“腐国是腐国,威斯特是威斯特,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一口饮尽杯中酒,林凝笑着眯了眯眼,言语间,不容拒绝。
“夫人。。。”
“照我说的做。没别的事儿的话,去忙吧。”
空着的手,摆了摆,林凝微微一笑,比起好人的八十一难,当坏人,无疑更容易成佛。
毕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是。夫人,叶女士那边,已经不止一次找我打探有关她老公的消息,这个。。。”
“这老女人,没男人会死吗?”
欲言又止的约翰,纯属哪壶不开提哪壶。
悄咪瞥了眼系统的惩罚项,林凝闷哼了声,气的不要不要。
“咳,咳,夫人,叶女士她已经来。。”
“闭嘴,自己解决。我要拿她有办法,我至于把她拉黑吗,真的是。。。”
“是什么?”
熟悉的女声,适时响起。
闻声转过身的林凝,狠狠的瞪了憋着笑的林红一眼。
实话实说,在惩罚结束前,林凝是打心底不想跟这个抱着荼荼,侧坐在酸奶身上的老女人会面。
“呵,没什么。一天天的抱只猫,骑只狗,很骄傲吗?”
一记轻哼,口是心非的林凝,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应该是生命药剂的缘故,才一个月不见,这便宜媳妇,美的快跟自己这个大老爷们有一拼了。
“我什么时候不骄傲过?”
抬手抚了抚怀里的荼荼,叶玲菲笑着打了个响指,随着响指声落,同样擦着红色美甲的手指间,捏了枚泛着幽幽蓝光,指甲壳大小的棱形宝石。
“卧槽。。。”
目瞪口呆的林凝,表情,是这样的,(老规矩)
“咯咯,我觉醒了。”
清脆的笑声,格外悦耳。
叶玲菲眨了眨漂亮的双眸,虽说不知道手里这玩意儿是干嘛使的,但,很好看。
“切,一颗胆结石,有什么好得瑟的,有能耐你变木瓜啊。”
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林凝撇了撇嘴,不出意外的话,这便宜媳妇儿手里的宝石,正是后世赫赫有名的破阶石。
“这玩意儿你认识,很值钱,对吗?”
林凝的第一反应,足以说明一前。
心思缜密的叶玲菲,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小玩意儿,向林凝丢去。
“都说是胆结石了,值哪门子钱?”
开过觉醒,感受自晶体内部爆炸般的能量,林凝轻舒了口气,实事求是,这便宜,不对,这宝贝媳妇儿,是真的有矿啊。
“好吧,原本还准备以后都交给你处理呢,既然不值钱,就算了吧。”
撇嘴,轻笑,看着林凝那拙劣的演技,一脸不以为然的叶玲菲,实则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也不是一文不值,只是暂时没人能用上罢了。”
不着痕迹扫了眼系统兑换界面,似是发现了什么,林凝舔了舔唇,口风一转,态度可亲。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实话告你,这东西叫破阶石,目前只有你老公那个层面的人用的上。”
“破阶石,破,阶,所以说,这玩意儿是修炼用的?”
低声呢喃的叶玲菲,智商果然跟自己不相上下。
林凝赞许的点了点头,主动介绍道。
“觉醒是可以进阶的,破阶石就好比我给你的觉醒药剂,可以小概率增加二次觉醒的成功率。”
“所以我那野到不知道哪的男人,已经可以二次觉醒了?”
林凝的意思不难理解,联想到自家男人那鬼魅的速度,叶玲菲凝了凝眉,问道。
“确切地说,是四次,也可以说是四阶。”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在给自己贴金这方面,林凝向来很实诚。
“四次,这怎么可能?”
对上林凝清澈明亮的双眸,不可置信的叶玲菲,惊讶道。
“不瞒你说,早在两年前,他就已经自主觉醒了。当世第一的天赋,异于常人的努力,两年4次觉醒,是他应得的。”
林凝笑着耸了耸肩,自己有多刻苦,仅从学英语就可见一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的原话是我老公那个层面?”
沉思片刻,缓缓抬起头的叶玲菲,说道。
“呵,你该不会以为世上只有我弟提前觉醒了吧?”
一声轻笑,林凝继续忽悠道。
“实话跟你说吧,林红,林山,他们都是3阶觉醒,嗯,比你老公弱一阶。”
“好吧。难怪他那么快,就这么无休止的练下去,估计真成秒男了。”
嘀嘀咕咕的叶玲菲,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出来的话,着实能把人气死。
越听越不对味的林凝,轻抚了抚自己的胸,男人所谓的力不从心,林凝懂了。
“对了,你是怎么拿钱回蓝的?我这能力,目前一天才能出一颗。”
沉默良久,想到林凝那取之不尽的丝袜,木瓜,小饼干,叶玲菲疑问道。
“每个能力都有自己的特殊之处,砸钱回蓝本就是我的能力之一,你学不来的。”
狐步转身,手手背后,特意佯装出一副高手寂寞样的林凝,实话实说道。
“好吧,那你弟是怎么拿宝石修炼的?”
思绪飞转,想起林宁四处骗人钱财骗人宝石的行为,叶玲菲追问道。
“具体他没跟我说过,不过我知道普通人在新世界的修炼方法。”
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背对叶玲菲的林凝,坏坏的笑了笑,兰老师有句话说得没错,信息就是财富,活该自己发财。
“说来听听。”叶玲菲说。
“难以置信这番不要face的话居然是你说的,即便你是我弟媳妇儿,该给的信息费。。。”
“打住,说个数。”
林凝很直白,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叶玲菲很直接,亲兄弟明算帐,没什么不好。
“5亿,英镑。”
“好。”
“。。。”
点头,微笑,手机转账,叶玲菲豪爽的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待看过账户里的5个亿后,林凝默默的咽了咽口水,随口编了个还算说得过去的方法。
“望天,吸收日月精华。”
“望天?你确定这招不是你跟荼荼学的?”
回想起日常四爪并立,仰头望天的荼荼,叶玲菲皱了皱眉,没好气儿道。
“荼荼本就是我弟养的,有样学样,这很正常。”
善于脑补的人,果然十分可爱。
林凝肯定的点了点头,说话的同时,在心里接连给叶玲妃的智慧,点了好几个赞。
“呵,好一个有样学样,照你的意思,你弟可没少看你洗澡。”
想到荼荼那明目张胆看人洗澡的毛病,俏脸带怒的叶玲妃,冷哼了声,语出惊人。
“晕死,你想多了。。”
“少废话,帮我给你弟说一声,晚饭前见不到,老娘我脱光了在训练馆跑一圈。”
“你。。。”
“你也可以让他赌一下,赌老娘敢不敢。闪了。”
“哒,哒,哒。”
怒气冲冲的叶玲菲,走的毫不拖泥带水。
留在原地的林凝,狠狠的瞪了眼正玩木头人的约翰和林红,一时间,肠子都悔青了。
“都杵着干嘛,滚蛋。”
片刻后,露台处,一声女人的怒斥,还挺好听。
。。。。
晚饭前,海边小屋。
面色阴沉的林宁,进屋时的状态,就跟抓隔壁老王似的。
“哟,舍得回家了?”
不等林宁开口,正在沙发上看新闻的叶玲妃,揶揄道。
“你。。。”
高马尾,圆框眼镜,粉白连体兔子睡衣,毛绒兔头拖鞋。
看着面前打扮奇葩的叶玲菲,林宁你了半天,嘴边的话,愣是忘了个干净。
“可爱吗?”
也不知是怎么个操作,叶玲菲说话的同时,帽子上的兔耳朵,还带竖起的。
“你这是在干嘛?”
好端端的霸道女总裁,变成小兔几就算了,还特么贼好看。
回过神的林宁,深吸了口气,若不是要维持一家之主的气场,真想踮起脚尖,摸一把叶玲菲头顶的大耳朵。
“漂亮国那边的新闻,截至现在,彻底沦陷的苏格兰,至少死了一半人。”
暴虎馮河
似是看出了林宁的蠢蠢欲动,叶玲菲说话的同时,还不忘低头拿兔耳朵,戳了戳林宁的脑袋。
“别闹,我需要个解释,什么叫脱光了在训练馆跑一圈?拿这种事儿威胁我,很有意思吗?”
“想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