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表小姐 ptt-第一百九十七章 詭計讀書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陈珏开始打王晞的主意。
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她从前绞尽脑汁也没能查清楚的陈珞行踪,居然在盯着王晞的时候有了收获——陈珞有事没事都会翻墙跑去王晞那里蹭饭吃!
天下经纶 衣冠似雪
“哈哈哈!”陈珏仰天而笑,对陈璎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倒想诬陷陈珞一次,谁知道陈珞却根本不用我们诬陷。可见老天爷都看他不顺眼,在帮我们呢!”
陈璎隐隐听说过王晞家的厨娘,能做非常美味的点心,最近一段时间很受京城贵女们的推崇,连王家开的春风楼都因此而受益,去吃饭常要提前预约。
“会不会弄巧成拙?”陈璎有些担心地道,“陈珞自小性格就古怪,谁家的孩子不是由乳娘、婆子、丫鬟照看着,可他却总说长公主不照顾他,好像非得长公主亲自给穿衣换鞋袜才是照顾,其它的都不算似的。那王小姐家的厨娘既然擅长做点心,做饭的手艺应该也不会太差。说不定他是真心觉得那王小姐好,才会去蹭饭的。不然以长公主府或者是镇国公府的权势,哪里就请不到个会做饭的呢?”
陈珏才懒得管这些。她道:“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长公主肯定不愿意。要是大家娶媳妇只看好看不好看,有钱没钱,那岂不是乱了套?”
权贵人家最看重的,是这门亲事能不能让两家强强联手,更上一层楼。
而不是单纯地只看长相和钱财。
没有权势,就算是有钱也保不住。
陈璎心里还是有些不安,道:“可到底随了陈珞的心意!”
陈珏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简直是误入歧途了。她不快地道:“那岂不是更好——他喜欢,长公主不喜欢。他们母子的关系说不定又会回到从前呢!”
如今却是靠得太近了。
长公主都开始帮陈珞说话了。
从前长公主和陈珞的关系可没有这么好。
陈璎直点头,喊了声“姐姐”,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陈珏想了想,道:“找施珠!”
陈璎讶然,道:“会不会不太好?施珠现在毕竟是寄人篱下……”
“有什么不好的!”陈珏打断了陈璎的话,笑道,“她应该是个聪明人吧,她现在除了你,还能指望谁?要是你交给她办的事她都办不好,她还指望着你以后给她撑腰吗?再说了,王晞嫁给陈珞她也有好处啊,她不会希望陈珞娶个高门大户之女压在她的头顶上吧!
“王晞嫁了过来,她们就算半斤八两了。这世子之位,说不定你们还能再争一争!”
陈珏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陈璎,他下了决心,道:“那我去找她,让她想办法。”
陈珏没有说话。
至于什么办法,大家都知道。
男女私情,授受不亲。就算是以后王晞嫁给了陈珞,王晞也别想抬得起头来。
长公主把陈珞的婚事当宝贝,看了又看,想了又想,肯定想不到最后陈珞会娶了王晞。
陈珏想想都觉得心情愉悦。
她离开镇国公府的时候满面春风。
而接到陈璎私信的施珠却满脸震惊。
让王晞嫁给陈珞,亏他们想得出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王晞想都别想!
施珠把信撕了个稀烂,却被一直都注意着她的单嬷嬷看见。
单嬷嬷把稀烂的信纸一点点地粘了起来,看清楚了信中的内容。
她心里顿时凉飕飕的,像掉进了数九寒天的冰窟窿里。
施珠嫁得不情不愿,可她还是愿意施珠嫁得好。陈璎能想出这么毒辣的主意,能是什么好人?
她的施珠,难道这一生就这样给毁了不成?
单嬷嬷拿着信纸,低声地哭了起来。
施珠进来看见,只觉得单嬷嬷无能又懦弱,喝斥道:“你哭什么?我不会照着陈璎的话去做的。他想算计陈珞可以,却不能让王晞讨了好去。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我自有办法,让陈珞换个法子出丑。”
单嬷嬷听得胆战心惊,忙道:“小姐,您要做什么?这可都是损阴德的事,您可不能搅和进去啊!”
施珠不屑地笑,道:“我可没有陈珏那么傻。他们想利用我,还要看我愿不愿意才是。”
单嬷嬷听着,一时没有了主意。
陈珏让施珠做的事情很简单。
陈珏会以个人的名义邀请几位和她有交情的贵女去大觉寺进香,施珠只需要在去了大觉寺之后,把王晞带到大觉寺后面竹林里一个叫紫竹听涛的凉亭就行了。
她还怕施珠不知道厉害,把她的计划委婉地告诉了施珠,还留言说,这是能让陈璎扳回一局最重要的事了,让施珠务必要做到。还承诺施珠,只要施珠能做到,等施珠嫁过来,她会帮施珠在镇国公面前美言,让施珠暂时主持镇国公府的中馈。
豪门蜜爱:亿万boss宠小妻
陈珏觉得施珠会上当。
她没有出阁的时候,就曾经主持过镇国公府的中馈。
施珠有自己的主意,当然是满口答应,还请了常妍一起去大觉寺散心。
常妍不想和施珠走得太近,拒绝了施珠的邀请,施珠就去说服太夫人:“我也不想去。可这是丁太太做东,我不好不去。您就让三姐姐陪我一块儿吧,我也有个伴,免得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从前施珠去参加这些宴请,什么时候会少了说话的人?
太夫人心疼不已,喊了二太太过来,亲自定下了常妍的行程。
二太太不愿意,想替女儿推脱,却被侯夫人几句话给堵了回去,只好同意常妍陪了施珠去大觉寺。
常妍心中不悦,却听说王晞和常珂也会去,不由得十分惊讶,和二太太商量道:“原本大觉寺都糊了的,可因为大皇子和真武庙,香火又重新鼎盛起来,这些日子倒常有人去。可王晞并不是个喜欢看热闹的,和镇国公府的珏姐姐又没有什么交情,她怎么会答应一道去?”
二太太也心中困惑,派了人去打听,这才知道,原来王晞是受了川江伯府的大小姐陆玲之邀,那来回信的丫鬟还道:“原本陆家大小姐不是那天去大觉寺进香的,可大觉寺的住持说,那天他会在庙里做祈福的法事,川江伯太夫人就临时决定那天让他们家大小姐去敬香了。”
“应该只是碰巧凑上了。”二太太得了信,安慰女儿,“你要是实在不想去,就不去吧!”
常妍却想着要是常珂和王晞、施珠都去了大觉寺,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家里的那些仆妇少不得又要嚼舌根子,她不如也趁机去透透气,这样关在家里好几个月,她的确有些难受了。
二太太想着女儿马上要出阁了,不免对她颇为纵容。帮着常妍收拾好了服饰,到了和施珠约好的日子,两人一起去了大觉寺。
这是大觉寺因为朝云之事受挫后第一次举办大型的香会,请了很多权贵人家的女眷,还封了一部分路,虽说人还没有平时多,可来的非富即贵,个个珠翠环绕,锦衣煌煌,远远望去,自有一番不同寻常的热闹。
王晞是跟着陆玲来吃斋席的。
据陆玲的说法,大觉寺这次得到了苏杭一带寺庙的支持,派了好几个素菜手艺十分高超的高僧过来帮着举办这次香会,力求在这次香会上翻身:“要是成了,他们的香会食谱定会广为流传的,我们恰逢其会却没有参加,一定会后悔的。”
王晞看她那馋样儿,虽对大觉寺没什么好感,还是和常珂一道来了。
大学渐央
只是她们没有想到施珠、常妍会和陈珏一道,大家见了面少不得要寒暄几句。
施珠见王晞穿一身大红遍地金褙子,脖子上戴一个鎏金镶珍珠金球的项圈,项圈上挂着个鹅蛋大小滴水状的蓝宝石坠子,珠光宝气,把身边人的光彩都压了下去,心里就有着说不出来的难受,就算是陈珏笑指着王晞问常妍“这是不是你们家那位姓王的表小姐”时,她都当没有看见似的,板着个脸。
王晞当没有看见施珠的,笑着上前和陈珏打了招呼。
她还是第一次和陈珏接触。
陈珏应该是花信年华,可她看上去却比实际年纪还要稳重一些。穿了宝蓝色遍地金的褙子,戴着莲子米大小的红宝石镶成的头面和戒指耳环,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和陈璎有五、六份相似,是个看上去颇为端庄严肃的妇人。
应该性格也有些古板。
王晞在心里评价着她,含笑回答了陈珏日常的问候,两拨人就一道进了大觉寺。
“你和丁太太约好的吗?”王晞听别人这样称呼陈珏,也这样称呼陈珏,还低声询问陆玲,“没想到丁太太长得还挺好看的。”
这完全就是句客套话。
陈珏的样子没陈珞一半的好看。
陆玲显然有些烦躁,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珏姐姐的。珏姐姐从前不怎么和我们一道,她都是和年长些妇人一道的。这次可能是巧遇吧?只要不涉及到陈珞,她为人还是挺好的。”
这已经是王晞第二次听到有人夸奖陈珏的。
同父异母的兄妹,像他们王家这样友爱的的确很少。
王晞也只是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很快就抛到了脑后,等到了大殿,拜了菩萨,王晞就拉了常珂对陆玲道:“我们还要继续跟着丁太太吗?我想到周围转转。”
大觉寺原本就是皇家寺院,占地极广,景致也非常好。
陆玲想了想,道:“那我和你一道吧!等到能吃斋席的时候我们再过来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