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國醫 起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手術難點熱推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一群人拥簇着进了示教室,得到通知的其他科室的医生主任也都迅速赶来。
患者情况紧急,医生们也都知道,所以术前的时间是非常紧张的,方寒说了一分钟集合,三分钟的术前分析,那就等于是战时的命令,谁要是这个时候不能准时,那可不是平常上班迟到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进了示教室,等了半分钟,看到没有人再进来,方寒这才走到显示屏前面,伸手一拉,把上面的黑板拉了下来。
十几位交大医附院的主任医生这会儿都静悄悄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方寒,等着方寒说情况。
在别的地方不说,最起码在江中市这一亩三分地,现在各家医院都知道方寒的能耐。
掠情契约:驯服豪门老公
郭文渊现在几乎很少出诊,在中医方面,方寒的水平毋庸置疑,在外科方面,方寒更是几个领域的大拿,所以这一刻方寒主持这台手术,在场没有人敢有什么意见。
正如一位将军的权威是靠着战场的军工换来的一样,方寒现在在江州医疗界的地位那也是靠着本事挣来的,在肝外,哪怕是省医院的田义涛和军医大宋喜山也要甘拜下风,在心外,哪怕是交大医附院的方展宏也要自愧不如,在脑外,江州医科大医附院的孙远根同样没法和方寒相比。
这些都是方寒在手术中征服的,用事实书写的自己的权威。
别看这儿是交大医附院,方寒是江中院的医生,属于外来户,可这一刻,方寒就是权威,没人能质疑。
而经历了不少高难度手术和疑难杂症之后,随着不少技能提升到宗师级之后,方寒的自信和气势也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患者情况紧急,刻不容缓,这一次的手术又是多科室联合手术,手术难度之大,情况之复杂,也是方寒行医以来遇到的最难最复杂的一次。
刚才在模拟空间,方寒前面几乎是很蛮横的先了解了患者的情况,然后才开始分析尝试。
从单个手术而言,其实难度不算太高,可现在患者要做的不仅仅是开颅开胸,同时伤者全身多处骨折,多处脏器受损,颅脑出血,手术的时候是要多台手术同时进行的。
这么严重的外伤,对伤者的体力消耗以及意志力各方面可以说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伤者从六楼跌落,到现在还能维持,其实正是伤者顽强的求生意志在坚持,换个人,可能已经死亡了。
刚才方寒在给伤者检查的时候,伤者虽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可口中其实是偶尔有声音的,方寒细细听,能大概判断出:“孩子……”
也就是说患者在这种无意识的深度昏迷状态,惦记的还是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二十七岁的消防员战士,同样是一位还未出生的七个月婴儿的父亲。
今天是初六,准确的说其实是很多单位和企业收假的第一天,可春节反而是警察和消防员、医生这些职业最为忙碌的时候。
我国的民警和消防员战士真的是一个全能职业,大到维护治安灭火救灾,大型的灾难现场永远有这些人的影子,小到抓鸡逮狗,只要是群众遇到困难,一个电话,民警和消防员战士就要前往解决问题。
说句实实在在的大实话,这样的情况在全球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能存在的情况。
对这位年轻的消防员战士来说,他可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天其实会出事,他家里有妻子,还有未出生的孩子,昨天晚上,可能年轻的消防员战士和方寒以及龙雅馨一样,还正在甜蜜的和他的妻子商量着孩子叫什么名字,是男孩还是女孩,取这个名字还是取哪个名字。
然而今天,他却躺在了抢救室,马上要面临大型手术,生死未知,在这种时候年轻消防员唯一的执念可能就是未出生的孩子了吧。
就像是消防员的妻子刚才在外面哽咽的那样:“孩子还没能见到爸爸。”
对消防员战士来说,他也同样还没见到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他不甘心,他想活着,他想看到自己的孩子…….
在这样一台复杂的手术中,方寒是做不到面面俱到的,他只是一个人,在模拟空间,方寒也只能负责一个方面,所以模拟空间的结果只能作为参考,具体手术过程中的变数要比方寒以前遇到的任何手术出现的变数都要多。
其他医生的配合能不能跟上,出现意外能不能及时处理,任何一个方面的配合不到位可能都会造成手术失败。
在这一台手术中,方寒是总负责,但是具体的分工很多细节操作却要在场的这些医生来一起完成。
方寒拉下黑板,也不耽误,开门见山。
错占君心 晴波潋滟
“患者的情况我刚才已经做了了解,这一台手术,普外、肝外、心外、脑外多方科室的医生共同参与,同时进行,手术的难度相当大,第一个难点就是各方面相互协调…….”
“这种大型手术,对患者的消耗非常大,所以速度……速度是第一位的,我们在手术的过程中没有太多的时间耽误,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要尽可能的节省手术时间,来减少患者各方面的消耗,所以我说的几个点希望各位都能记住,到时候不要出现意外。”
“根据全身CT平扫和方面的检查结果来看,患者的肝脏受损程度应该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以上,脾脏也有损伤,多肋骨骨折…….”
方寒一边说,下面的医生一边记,同时不少医生都惊讶的不行。
因为方寒现在所说的一些情况其实是他在模拟空间看到的,他已经知道情况是确实存在的,可对其他医生来说,他们是看不到的,只能根据现在的检查结果判断,这样的判断自然没有方寒直接观察到的准确。
妃常有钱,皇上别追!
虽然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方寒已经尽量从结果去反推,反而又反过来给在场的医生们来说明情况,可依旧听的一些人难以置信。
方寒所说的虽然都有根据,可判断难免有些太武断了吧,哪儿可能有情况,哪儿需要注意,就好像方寒已经亲眼所见了。
当然,虽然惊讶,虽然个别人心中还有些质疑,可这会儿每个人都不敢不当回事。
今天参加这一台手术的可以说都是交大医附院各个科室的主任专家资深医生,都是经验丰富的从业者。
所以每个人都懂,术前的任何猜的和判断都不为过,猜的和判断的可能性越多,到时候在手术中出现的意外也就越少。
之前猜到了,真要出现,大家都有思想准备,而且之前既定的方案也都是根据最有可能的判断和猜测来的,术中最怕的就是出现之前没想到的情况,完全没准备,突然发现了,然后抓瞎。
“好了,患者的情况就说这些,大家都要有准备,这台手术每个部分都是各科主任主刀,我负责巡视,应付各种意外。”
说着,方寒放下笔:“左右人准备,三分钟之后开始手术。”
说着方寒首先往外走,其他人也都纷纷跟上。
进了手术室,就有护士马上上前来帮方寒换手术服,这也是方寒去很多家医院都会享受到的待遇,最初这种待遇大都是颜值带来的,可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颜值了,最起码在今天的这台手术中,方寒是地位最高的一位,交大医附院参与手术的所有专家主任都要接受方寒的指派。
换衣服,洗手,戴上口罩和无尘帽,方寒和一群医生举着手走进了手术室。
今天这台手术参与的医生非常多,所以站位问题,操作的难度问题,术野问题其实也是手术中的一个难点。
“麻醉师,汇报患者的各项情况。”
“目前患者的生命体征并不稳定,血压比较低,患者的心功能也一直在下降,不过患者的意志力非常顽强,求生意念非常强。”
少年足球 周星
“随时注意患者的情况,及时汇报。”
方寒说着,然后走到了手术台边上,站在消防员的头部,凑近消防员的耳边,道:“坚持住,你的妻子就在外面,七个月的孩子和你的妻子都在等着你,他们都在等着你平安归来,你的妻子还等着你给孩子取名字呢。”
很多人都觉得求生意志什么的很扯淡,危重患者,意识都昏迷了,还有求生意志?
其实这就是外行了,中医中也讲究这一点,一个人的身体是会配合他的想法的,当一个人的求生意志格外强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配合,产生各种正能量的东西,有些东西用现在医学能解释,比如注射肾上腺素,有的还无法解释,但是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一台手术医生的操作是一方面,消防员的坚持也是一方面,所以方寒还要给他鼓励,这个话方寒也不能确定消防员能不能听到,只能说尽力而为,全力以赴。
对消防员战士轻声说了几句,方寒这才直起身:“准备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