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hhu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睢關-345 被鳥盯上了看書-ue33s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这时米咕噜忽然站起身来,右手从背后取什么东西,取抓了一个空。
唉,米咕噜看着天空叹了一口气。
米花解释说,父亲本想把鸟射下来的,但现在没有弓箭。
众人身上都只有瓷吹针,没有弓箭!
关键是现在他们连针也没有了,不管铜铁还是铁针,都全部吹完了。
对这只天上飞的怪鸟,大家毫无办法。
这时米咕噜又站起来,指着天上的怪鸟,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显得很是激动。
米花脸色一变,失声说道:“这是海冬青,完颜萍就是用海冬青来传递指令!”
海冬青?
这就是海冬青?
宗舒怎么不知道海冬青?只是他进入金国以来,见到了不少天上飞的鸟,但飞得太高,看不太真切。
直到今天,他才看到海冬青的样子。
海冬青是产自东北的一种猛禽,数量十分稀少。
正因为如此,海冬青就成为辽、金两国贵族争相追逐的宝物。
海东青在辽代是皇帝狩猎的御用工具,成为皇帝鹰猎的专宠,庶民无权私自畜养,官吏中只有极少部分被赏赐或特许放鹰。
海东青之所以在辽代如此受欢迎,与契丹民族喜食天鹅肉有很大关系。
契丹人认为天鹅肉可以食用,且味道鲜美,导致天鹅成为皇家贵族争相捕猎的对象,而捕猎天鹅的重要帮手就是海东青。
海东青捕杀天鹅时,先扶摇直上钻入万米云霄,然后调准角度急速俯冲而下扑向天鹅的头部,骑在天鹅脖子上牢牢控制住方向使天鹅迫降,这样天鹅就任它宰割了。
因猎鹅而得珍贵的“北珠”是海东青受欢迎的另一重要原因。
天鹅在捕食蚌时,会将蚌体内的珍珠吞进嗉中,猎到天鹅就能得到“北珠”。
“北珠”是与黄金相并提的稀世珍宝。
猎鹅得珠,正是这种利益驱使,令辽人不断捕猎和驯养海东青。
海东青有极强的耐寒能力也可以连续好几天保持高速飞行状态,甚至还可以一连半个多月不进食。
极品海东青“白玉爪”更是十万只鹰隼才能出一只。
契丹的上层不知从何时开始刮起了一股“海东青潮流”,人们皆以拥有一只俊美的海东青为傲,也以用海东青来招待客人视作最高礼节。
从此时开始,辽国的朝政开始腐败。
辽国专门设立了“鹰路”和“鹰使”,每年都会到女真部落中等待首领们进贡海东青。
因为这种猛禽的数量很稀少,而且体型庞大异常凶猛,所以很是难捕。
而那些鹰使们在当地颐指气使,只要交不上足额的海东青,就想方设法的折磨女真人。
在等待期间,这些“使者”们无恶不作,要求女真人拿出最好的口粮来招待,每天晚上还要让部落里的女人轮番陪寝。
久而久之,自然激起了女真人的反叛心理。
女真人完颜阿骨打自幼耳濡目染这些禽兽般的行径,终于在联合了其他部落以后决定起兵反抗。
谁也不会想到,因为一只小小的海东青竟然让偌大的辽国差点覆灭。
英雄聯盟之征服 王氏大太子
看到米咕噜一脸焦急的样子,宗舒的心里猛地一沉!
想起来了!
完颜萍之所以能够迅速调动沿途的金人部落和金人骑兵,正是因为有了海冬青!
海冬青既是捕猎的好帮手,又是古人行军打仗的“传令兵”。
从昨天到现在,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解决了!
最强万界店主 似水戏流年
疑惑解开了,麻烦仍然存在。
坏了,这海冬青在这里盘旋,还大声地叫着,声音很是尖利。
美人如花于云端 筱绫羽
这鸟,只有一只,叫唤什么呢?这是在向人报信!
完颜萍,这是把海冬青派出来,随时掌握宗舒这帮人跑到哪里了!
这下坏事了,完颜萍,这是派来了一架侦察机!而且还是自动驾驶的无人机!
姐弟戀:求妳,放了我
不管自己跑到哪里,这海青冬就跟到哪里。
这鸟就这么一直叫着,迟早会被金人发现异常。
完颜萍一定会赶过来。
一旦再被围住,就彻底逃不掉了。
幸运闪婚:宝贝萌妻AO制
吹针用光了,照明弹用完了,干粮快吃净了,那时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完颜萍还有这一招。
特么的,这两天光顾着前看后看、左顾右盼了,没料到天上还有只鸟在盯着。
米花也急了说:“快走,此处不可久留。”
走,往哪儿走?
马跑得再快,滑板玩得再溜,那也跑不过天上的海冬青。
这就相当于开一辆顶级超配的布加迪威龙,也跑不过一架最次的国产大飞机。
这特么,才出狼窝,又被鸟盯上!
“宗师,我们可以伪装,我们不是有披风吗?穿上!”
李少言兴奋地说道。
看来这厮真的是不了解海冬青,这鸟在万米高空就能发现地下的天鹅,更不要说现在只是几百米而已。
三十几个人,加上三十几匹马,这么明显的目标,怎么伪装?
真是太大意了,在出发之前,宗舒想了很多可能出现的情况。
而单单没有想到海冬青。
进入金国之后,因为近年来海冬青被捕了不少,天空中几乎见不到了,也让他忽略了海冬青的巨大作用。
猪脑子啊!海冬青再稀缺,金国上层怎么会缺少?
特别是作为金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勃极烈,完颜萍拥有几只海冬青,再也正常不过了。
“走,”宗舒指着西北的方向说:“向那里走,要快!”
宗舒的命令不用怀疑,直接执行。
大家以极快的速度上马,刚才骑马的踏在了滑板上,快点离开这里。
吴非和李少言马上开动了脑筋,宗舒为何到西北去?
武当山卖丹道士
李少言心想,向西,大家可以原路返回,顺着西拉木伦河回到临潢府,那里曾经是奚族人的故地。
一旦回到那里,米花和米咕噜就能帮助大家更快地摆脱追击。
再说了,就算是有海冬青的指引,金人也追赶不上。
在冰面上,马拉滑板,速度是寻常马匹的好几倍,金人知道又如何?
吴非也在极速地消耗脑细胞,往西北方向,这不是离大宋边境越来越远了?
越往西北,就越是寒冷,越是荒凉,到时候连吃的都找不到,还怎么回到大宋?
不对,自己不应该对宗师的决定表示任何怀疑。
宗舒如此决定,必定有他的战略意图,只是他愚笨,暂时猜不到而已。
“对,向西北,快。”米花也兴奋地喊道。
为什么,难道,米花理解了宗师的意图?
吴非的面皮不由得一红,一个奚人女子都理解了宗师的想法,自己却想不到!
连一个异族女子都不如,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