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e8j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454章 我怎會讓你置身於危險之中閲讀-373k2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老夫还有事,这就回去了。”
老许磨蹭着。
“那个……这几日的饭菜不好吃。”
“等着。”
贾平安进去弄了一个瓷瓶出来,“这里面是酱料,你悠着点吃。”
“哪要那么多,太多了。”
许敬宗一边嫌弃,一边伸手。
贾平安送走他,又带着酱料去寻表兄。
李治将会在这里待上半年,直至秋季才会归去,所以整套班子都带来了。六部都聚在了一起。
进了户部,一路寻到了杨德利。
杨德利在埋首苦干,接过瓷瓶后絮叨道:“先前听闻有人弹劾你,不过原因不明。平安,你无事便去山里转悠,就当是歇息。你想想回长安你就差不多要成亲了,和他们啰嗦个什么?反正他们这般老了,定然会比你先死。”
表兄这话说的好有道理。
贾平安随后出去。
“武阳伯。”
路上他遇到了高履行。
“见过高尚书。”
老高虽然是长孙无忌的表弟,更是驸马都尉,但做事却落落大方,不是那等老阴比。
“你这是来寻杨德利?”
提到杨德利,高履行看着就有些精神抖擞的样子。
老高也受苦了。
“是啊!他们说是饭菜不大好,我就给表兄送些酱料。”
高履行和他寒暄几句,突然说道:“先前许尚书为你说话,斥责弹劾你的人乃是南诏奸细,更是喷了那人一脸唾沫,陛下震怒,罚了他半年俸禄。”
老许……
贾平安想到了先前许敬宗为自己欢喜的模样,还有后来要酱料的模样……
“多谢高尚书。”
老高把这事儿告诉他,就是光明磊落。
“老夫虽不喜此人,可今日他的话老夫却极为赞同。”高履行缓缓说道:“外藩使者恼怒就恼怒了,那又如何?若是跋扈,当起大军灭之!”
这是对他的支持。
贾平安拱手,“多谢高尚书。”
高履行笑道:“你若是想谢老夫,便让你那表兄……”
他挑挑眉。
老高竟然也扛不住了吗?
贾平安心想表兄虽然一根筋,而且较真,但不至于会去激怒高履行吧?
“表兄可是不知轻重?”
高履行神色古怪,“并无。”
“那便是无礼。”
“他甚是有礼。”
竟然知道轻重,又有礼,那是为何?
就算是找些毛病,也不至于找到高履行的头上吧?
高履行不肯说,分手后,晚些他的随从跟来,“刚来此地时,有人说高尚书的凳子不大好,就想重新打造。可令表兄得知后竟然说……”
这是有人想拍高履行的马屁,表兄不会说这个耗费太大吧?
哥!亲哥!
就是几张凳子啊!
你不至于吧?
贾平安的脸颊颤抖,“不会是说……太靡费了吧?想来不会……”
“正是。”随从点点头,一脸唏嘘的道:“令表兄得知之后,径直来求见高尚书,说什么……凳子只是坐的,大多咱们都是跪坐着,凳子可有可无。若是凳子坐着不舒服,可用破布装了干草缝制成垫子,坐着极好……”
表兄……
只是几张凳子啊!
随从见他捂额,就苦笑道:“后来有人说几张凳子算得了什么。令表兄就开始算账,说一张凳子要多少钱,又说什么既然能用就用,若是不行,只需给工具,他带着人去伐木做凳子。”
“哎!武阳伯,高尚书早上坐那凳子,结果一歪就……差点摔了。”
贾平安唯一的念头就是:若是表兄成了户部尚书会如何?
许多人大概要哀嚎,李治得呆若木鸡,连阿姐可能都要柳眉倒竖……
但高履行很是雅量高致的用这等委婉的提醒方式,贾平安也得投桃报李。
于是晚些,贾平安就在给李治的简报中加了一条:户部上下极为节俭。
第二日朝议结束,李治突然说道:“听闻户部极为节俭,朕很是欣慰。”
高履行莫名其妙的就得分了。
晚些皇帝还赏赐了几道菜。
大伙儿跟着皇帝到了这里,吃饭就成了个大问题。厨子偶尔抽抽弄出来的饭菜让人难以下咽,而皇帝这里不会有这等事。
吃了价值能买十几张凳子的美味,高履行令人去了仓部。
“尚书说了,杨主事勤勉得力,今年当为上上。”
这便是上官考评,会汇总到吏部那里,作为这名官员职务变动的依据。
可这不还是上半年吗?还有大半年呢,高履行怎么就给了杨德利这等评价?要是下半年他犯个错怎么搞?
向长林懵逼,心想这不是我的权利吗?高尚书越级来嘉奖杨德利,这是觉着我不靠谱?
他惶然了许久,而杨德利却被众人起哄请客。
“好说好说。”
杨德利想到请客要花不少钱,顿时心如刀绞。
但想到嘉奖,他不禁赞道:“这个世间还是正气多。”
他沐浴在正气中,觉着这个世道真的不错,却不知自家表弟为了他和高履行来了一次利益交换。
……
“鸿胪寺还是没人来?”
逻盛炎依旧淡定。
随从摇头,“鸿胪寺这几日对咱们不冷不热的,吃的有,可却没人搭话。”
“这是何意?”
逻盛炎皱眉,“那个贾平安如何?”
“不知,偶尔见到也是带着人巡查。”
“竟然没有被责罚?”逻盛炎觉得不对,“贾平安可是门阀子弟?是了,定然如此。我听闻大唐以门阀为先,帝王也得低头。但此事终究涉及大唐西南,那些重臣不会不知轻重,再缓缓,他们定然会多给些好处,若是能顺带惩治此人一番,那就更完美了。”
随从有些诧异,“惩治他与否并不要紧吧?”
逻盛炎冷冷的看着他,“此人那日羞辱了我!当着鸿胪寺的面,他一会说大唐不能派兵,一会儿又说大唐在西南有兵力派遣。你真以为他是忘记了?不,这是故意在羞辱我,让我进退失据。”
随从怒道:“此等人若是在南诏,当杀了全家。”
逻盛炎淡淡的道:“等,大唐此刻最要紧的是突厥和吐蕃,还有高丽,西南那边他们压根就不在意。但他们怕什么?怕西南局势混乱。”
……
“逻盛炎突然翻脸,这里面有他的考量和有恃无恐,但当日的谈话并无大问题,他的翻脸有些突兀。”
青梅弄竹馬 沐雨文非
贾平安有些迷惑。
“这几日他们的人不时会出来看看。”
包东也有些迷惑,“他们先前还想打听消息,可那些官吏不搭理。后来他们就在附近转悠,说是闷。”
“我遇到过。”
贾平安沉吟着。
明静单手托着下巴,“要不……窥听?”
“不妥。”程达很严肃的道:“窥听别的也就罢了,窥听使者,传出去大唐还要不要脸了?”
你就不会好好说话?
明静瞪了他一眼。
“我在想此事的突然,于大唐而言,南诏不过是小地方,若非吐蕃在,大唐大概都不肯多看一眼的地方,他哪来的底气?”
“大唐忌惮他们搅乱西南。”程达看了明静一眼,明显的带着挑衅。
你这个百骑之耻!
明静冷笑道:“西南乱了,于大唐而言可有多大的伤害?”
是啊!
醉拥江山美男
大唐此刻要紧的是北方和西北,以及辽东,西南……那就是个鸡肋。
哎!为何总有人锲而不舍的往愚蠢的道路上狂奔呢……程达矜持的道:“就凭着南诏,不足以搅乱西南,所以他的倚仗只有吐蕃!”
你说了半天,依旧逃不出我的判断,所以,还是努力做好内侍这个职业吧。
程达被她怼了许久,今日算是扬眉吐气了。
明静的眼中多了羞恼,“武阳伯,可是如此?”
这个……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是该支持道理还是支持明静呢?
今日我总算是怼了你一次,爽快啊!
程达暗爽不已。
贾平安觉得该敲打一下最近有些得意忘形的程达,就说道:“吐蕃在高原……”
他突然冷笑了起来,“渣渣!”
武阳伯这是在骂我吗?
程达有些委屈,“此事我觉着就是吐蕃最要紧。”
“吐蕃再要紧,也得来了再说。”
贾平安冷笑道:“包东,带人跟我来。”
他径直去了鸿胪寺驻地。
“此事你莫要担心。”朱韬冷冷的道:“若是逻盛炎不肯罢休,我便去和他说说,使者便派个凶狠的去。”
老朱挺不错,但贾平安却不是为这个,“朱少卿,那逻盛炎突然变脸,我以为多半是得了什么消息。”
边上的几个官员却先变脸了,其中一个人说道:“武阳伯觉着这是我鸿胪寺的错吗?”
另一人不满的道:“此事事出有因,乃是武阳伯你当时对使者多有挤兑,如此他便恼怒了。把此事归咎于鸿胪寺,这……不地道吧?”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我可说了是鸿胪寺的错?”
那人皱眉,“可你就是这么说了。”
“逻盛炎突然改口,必然事出有因,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在此之前,查一下可有问题?”
那人深吸一口气,“查,如何查?”
这个问题当然是我和老朱商议。
贾平安看向朱韬,“这几日他们的人出来的次数可不少,若是听到了什么事……”
朱韬摇头,“这里不是长安,使者来了也只能住在边上。若是他听到了什么……只有那些官吏闲聊。可这无法追查。”
“我知晓无法追查,我的意思,这几日关注一下他们,缓一阵子,让人故意传话……”
贾平安一脸平静,朱韬却没法平静。
“这话……若是他拂袖而去……”
贾平安微笑,“他若是敢拂袖而去,我便主动请缨去西南。南诏来了,我来挡!”
这货疯了!
那几个官员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年头西南就是半蛮荒地带,去了那里,大概就和大明时去交趾一般,和发配没区别,不是病死就是被叛军杀死……
朱韬咬牙,“也罢,这也能逼他一逼。”
随后贾平安就开始撒欢了。
“那个,烦请告诉卫无双,就说百骑有人寻她。”
消息到了后宫,正在蒋涵这里的卫无双木然,“没空。”
哎!
若非武昭仪说苏荷的性子无法掌家,我也会说你没空。蒋涵说道:“去吧,今日不必来了。”
这便是放假了,顺带还能和情郎幽会……几个女官不禁艳羡的看着卫无双。
卫无双起身,“宫正,我……”
“去吧。”
蒋涵有些遗憾,心想若是苏荷在,想来应当是两个都去。
至于一男和二女并肩出游正常不正常,对于没成过亲,一直在宫中的她来说,不是挺正常的吗。
卫无双先回去换了一身衣裳,犹豫了一下后,从一个小盒子里翻出了脂粉和胭脂。
她有些生疏的坐在小铜镜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傅粉,而是沾了胭脂,轻轻抹在唇上。
镜子里的少女轻轻抿嘴,然后嘟嘴,最后起身时,已经变成了那个钢铁直女。
糟糕,我好像耽误了不少时辰。
卫无双有些纠结,心想那个小贼不会不耐烦了吧?
到了宫外,贾平安就站在边上,负手,微微皱眉。
他不高兴了?
卫无双走过去。
“无双?”
贾平安抬头,眼前一亮……
娥眉淡扫,明眸微眯,那红唇更是恰到好处的点缀,让人不禁生出探索之意。
但……万般都比不过那双大长腿。
“今日可还有事吗?”
后世的妹纸听到这话,多半觉得这是要开房的节奏。
我是说半日,还是说今日都有空?
说半日,你看他换了新衣裳,眼巴巴的模样,分明就是希望能和我一起转悠一整日。
可一整日……这个小贼会不会得意?半路上会不会调戏我?
不会的吧,他打不过我!
嗯!
“今日我无事。”
这妹纸竟然这般大气,可见已经接纳我了。
这年头的夫妻大多是婚后才有接触的机会,成亲后才开始磨合。而贾平安此刻就开始了。
“山里我转悠了些地方,山清水秀。”
天台山真的不错,贾平安后世也去过不少名山,比如说天台山好些地方都有,可到了这个天台山后,他才知晓是个好地方。
山青不足奇,若是无水,或是少水,那便显得单调。
“你看,瀑布!”
这里便是后世的宝鸡地界,贾平安一直以为这等地方该是黄土高原,到了才知道,这里不差南方的山水。更有各种人文景观,特别是传闻有炎帝活动的遗迹。
二人一路缓缓而行,遇到陡峭的地方,贾平安先上去,然后回身伸手。
红色半面妆 易安年
卫无双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被他拉了上去。
等到了一个更陡峭的地方时,贾平安也上不去了。
老子好没出息,在妹纸的面前丢脸了。
那就换地方吧。
可卫无双却觉得他是在欣赏景致。
那我先上去吧。
于是她抓住一块凸出的岩石,轻松攀爬了上去。
我……
贾平安目瞪口呆,然后强笑道:“我这就上来。”
他爬啊爬,可一直在半途一个滑溜的地方打转。
“你等着,我只是脚麻了。”
他竟然上不来吗?
卫无双满头黑线,伸手下去,“快些!”
擦!
你男人不要脸的吗?
贾平安握住她的手,被拉了上去。
上面赫然有一个水潭,看周围的样子,分明就是没人来过。
小溪从上面缓缓流淌下来,汇入水潭,从侧面形成一个小瀑布下去。
水潭不深,贾平安意动了。
要是下去洗个澡该多舒坦?要是能一起洗……
卫无双走过去,惊讶的道:“有鱼!”
水潭里,一群最多有贾平安巴掌长的鱼自由自在的溜达着。
嘭!
废物物语:逆世七小姐
一块大石头被丢了下去,水花四溅。
卫无双怒而回身。
贾平安已经冲了过来,“看看,哈哈!一群傻鱼,果然翻白肚了。”
小鱼弄起来清理干净,随后生火,把小鱼穿在树枝上烤。
“外焦里嫩,尝尝。”
贾平安递了一串过去。
卫无双尝了一下,果然味道不错。
“这等地方水质清澈,鱼长不大,但肉质却不错。”
卫无双吃完了两条鱼,贾平安心中欢喜。
贾家必须要有一个能掌家的女人,苏荷不傻,但经历的事儿少了。卫无双在蒋涵那里历练了数年,见识了人心鬼蜮,正适合。
他并非是无聊了恶作剧去弄鱼来烤吃,而是想试试长腿妹纸的性子。
结果很欢喜。
卫无双突然皱眉,“我好像听到边上有声音。”
贾平安也听到了。
他伸手,“无双!”
这个小贼!
卫无双恼怒,可看到贾平安那冷冷的模样,以及盯着侧面的专注,就把手伸过去。
贾平安握住她的小手,猛地往后退去。
箭矢落空。
“有刺客!”
卫无双心中一紧,“你闪开!”
贾平安喝道:“男人做事,女人闭嘴!”
他竟然这般凶?
卫无双习惯性的想出腿,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边上的丛林中窜出来两个男子,都持刀。
“贾平安!”
游戏王DW scar灵冰天
贾平安拔刀,微笑道:“竟然不是那边的人,如此,让贾某失望了。”
他本以为会是李恪的人,谁知道不是。
“我来对付另一个!”
卫无双很无畏。
“闭嘴,靠后面去!”
贾平安淡淡的道:“这是谁的人?关陇的?还是柳奭的?”
两个男子步步逼近,其中一人狞笑道:“知晓你冲阵厮杀厉害,可我二人联手却能让你绝望。”
鸣廊壁上观 鹤昭华
贾平安伸手揽住卫无双的腰肢,冷笑道:“比人多?真以为贾某出来会是一人?”
他收刀入鞘,打个响指。
啪!
身后冒出了几个戴着草编花环的男子,带头的便是包东。
“弃刀跪下不杀!”
更上面有数人冒头,张弓搭箭,为首的雷公脸厉喝道:“弃刀跪地,否则射杀!”
卫无双看着这些人,忘却了自己正在被小贼占便宜,凝视着他,“你早有准备?”
贾平安鼻端是长腿妹子身上的幽香,手里是腰肢的触感,不小心手下滑了些,深情的道:“我怎会让你置身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