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天色很好,外面的天空万里没有几朵云彩。
旁边的那个小房子里面一直在往下面搬东西,难道这里是一间库房?
極牛鬼才在異界
可是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个库房里面呢?
就在彼得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周围这一切的时候,传来了一阵铃铛的声音。
“叮叮叮!”
“污污污污污污!”
彼得就感觉自己待着的这个小屋子突然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就看到窗户外面的景象在向后退去。
当然他肯定不会觉得是那些东西向后跑,而是这个屋子动了起来。
“污污污污污污!逛吃!逛吃!逛吃!”
火车开始了加速,可是把车上这些个鬼佬给吓坏了,只见爱迪尔一皮股的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满头大汗。
真的第一次他见到了这个诡异的东西,没有马儿拉着这个诡异的小屋子竟然自己就开始跑了,而且嗓门还那么的大,简直就是魔鬼啊,对没错就是魔鬼的手段!
“魔鬼,这是魔鬼的东西!一定是魔鬼,我们在通往魔鬼的地狱!一定是这样!”
爱德华大吼大叫的在自己的心口上划着十字恳求上帝保佑,然后看着窗外从地上猛地窜起来就跳窗户,然而他只能妄想,已经被套上锁链的他根本逃不出去,被锁链锁的死死的不能靠近窗户。
“坐好了瞎叫唤什么!”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士卒爱迪尔给弄烦了,两个枪托下去直接把他给砸晕。
“这些个鬼佬真的是没见识啊,连火车都没有做过,看看吓的小脸比面粉还白。”一个大明士卒不屑的讥笑道。
“哎呦,小五子你现在能耐了,也不知道当初是谁第一次坐火车的时候哭的直叫娘,要不是把你拉住了你都摔下火车摔的腿断胳膊瘸了!”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明军士卒笑道。
“滚滚滚,怎么哪都有你!”被揭穿的小五子顿时老脸一红,当初他第一次做火车的时候被吓的差点就尿裤子了确实是真的啊。
彼得坐在那里静静的观察着,他能从一个平民之家走到今天,靠的就是这一份比寻常人多一份的冷静,这个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坏的东西,不然你看这些明军互相的玩闹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呢。
这还不能说明这个东西什么坏处都没有吗,不然这些明军一定不会这么的轻松,他们也不想自己出事不是。
醫道仙緣 破不開的繭
那么这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个了解大明的机会,彼得把目光看向窗外,发现外面的景色一直在后退,这个东西的速度可是不慢,起码不比马车慢。
但是这个绝对比马车装的东西要多得多啊,他也看到了光这个一个小屋子就能装起码五十人,他来的时候可是看了ꓹ 这种小屋子是许多个连在一起的,那么这一次可得装多少人啊。
可怕ꓹ 绝对的可怕。
此时的彼得对大明有了一点初步的认识,这是一个可怕而神秘的帝国。
火车行驶了一个半时辰之后到达了京城东站,这些人被押送到了好几辆马车里面然后沿着水泥马路向着京城而去。
这里的道路很宽敞ꓹ 而且很平坦。
彼得坐在马车里面几乎感受不到什么颠簸,由此可见这里的道路是多么的平坦ꓹ 比阿姆斯特丹的路要好得多,那的路简直可以把人的皮股给颠成十几瓣ꓹ 这里的道路不是ꓹ 走在这里的道路上的马车只有轻颤。
彼得能够感受到马车已经开始向前了,他在马车里面什么都看不到,被一个帘子给挡住了,他想要了解大明就得看看外面的景象。
于是他伸出手指了指马车上的帘子,意思是能不能让我看看外面的世界。
马车上看守这几个俘虏的明军士卒看到了彼得的动作,当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就是想看看我大明吗ꓹ 好啊给你看看,我大明害怕被人看不成。
“看看ꓹ 好好看看ꓹ 看看我大明是不是比你们那蛮夷之地强!”士卒满脸自豪的拉开了帘子ꓹ 两边的帘子都拉开。
既然让他看ꓹ 那就给我好好的看看。
彼得伸着脑袋盯着满脸的好奇伸出头去,士卒也没有阻拦ꓹ 他还想在自己的手里跑掉不成。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段看不到边际的城墙ꓹ 那高大巍峨的城墙。
靈士世界
这个城墙比他见到的一切城堡的城墙都要大ꓹ 不说不说别的单单就这一座城墙便可以把欧罗巴所有的城堡按在地下碾压摩擦了。
还有那可以走船的护城河,如此的宽阔要想进攻这样的城市ꓹ 彼得想不到需要什么样的力量,他带着的那些人恐怕连这个护城河都过不去吧。
不!就算是加上东印度公司的全部兵力也无法撼动这座大城。
家有仙攻 水伊燁玨
这是彼得见到京城的第一感觉。
城门口站立着上百人的护卫,他们站的笔直的身姿,目视来往的行人,那种肃杀之气都被彼得记在心里。
这都是他了解大明的第一手资料,以后如果可以回到荷兰,一定要把这些情报递交给国王陛下。
正式的进入了这座大城之内,彼得看到了一串串一堆堆的人群,他们或是往来行走,或是肩膀上担着东西在贩卖。
鳳行天下腹黑小皇後 楊桃*.貝兒
两边的道路很宽敞,宽敞到这样的马车可以并排行驶起码四架,这还算上了道路周围两边的人群占的距离。
網遊之無良醫生
洪荒大同
不过这也侧面的让彼得看到了这里的繁华景象。
马车不停的向着里面走去。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很新奇,宽阔的街道很干净,不像阿姆斯特丹到处都是各种污秽横流,他还见到路上有一些穿着同样的橘色小马甲的人在清扫街道。
每次过十字路口都有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在道路的中间指挥,这些人吹着一种口哨伸出手在指挥马车通过,每次只能对向通过。
干净而整洁,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洋溢着一种自信,那是一种彼得从未见过的自信,反正他在阿姆斯特丹绝对没有在平民的脸上见到过。
这便是大明的国都吗!彼得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唯恐一个眨眼错过了什么。
走了半个时辰,终于他们来到了大明的皇宫前面,彼得被带下了马车,他们要接受全面的检查。
一群穿着古怪白色衣服的人把他们给抓进了一个冒着热气得地方,然后把他们的衣服全部扒光了,扔进了一个热水里面。
“哦上帝啊!上帝啊这里实在是太烫了!上帝啊!”爱迪尔被澡堂的水给烫到了哭嚎着就要上来,结果被刀尖给逼退了下去,老老实实的蹲在了澡堂之中。
一个通译太监上前翘着兰花指喊道:“都给我老实点!好好的洗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