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
“根本就是弱鸡。”眼看对方竟然没有任何动作,仿佛根本不知道危险降临,明金不免轻视了几分,哪怕看不出来此人的底细,可面对四个仙宗元婴战修,对方只要不是化神大成修士,绝对不可能幸免。
“很好,有意思。”王邵嘴角上翘,四个家伙的确很厉害,哪怕对他而言不过蝼蚁,可上宗战修绝对不同寻常,在元婴修士内都是佼佼者的存在。
“呼呼。”就在四人从四个方向扑来之际,他动了,黑球猛然爆裂开来,顿时化作无数的漆黑色电蛇,下刻就组成了无尽的电网。这个,就是以黄泉路道术牵引黄泉路虚影,再加上膻中阴阳海上空的紫色星云,共同组成的雷电。
对于高阶修士而言,他的这种攻击并没有动用紫色星云力量,不过是借助力量催动黑球,并没有实质杀伤力。但是,对面的可是元婴修士,面对这种强大的力量,在暴虐的电蛇冲击下,人人皆是全身颤抖,体内任何的真元法力都凝固了,释放出的道术全被电蛇恐怖的吞噬。
“砰、砰、砰。”那是道术力量的碰撞,仅仅瞬间功夫,四道身影皆是倒落地面,全身漆黑,不断颤抖着,大量细小电蛇在他们全身施虐,完全丧失战斗力。
“真是弱的可怜,这就是上宗的元婴战修?丢人现眼的东西,还好意思在碧落仙宗撒野。”王邵撇撇嘴,毫不留情地道:“就算是虚宝阁四等掌柜,也能挑翻你们。”随着招手间,那强大的电蛇顿时消散无尽。
这里是归云城,又是虚宝阁店铺前,对方并没有下杀手ꓹ 他若是灭杀四位元婴战修,显然是不合适的ꓹ 要是任由电蛇肆虐的话,四个羽化仙宗元婴修士,必然会彻底陨落ꓹ 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他不怕麻烦可也不想自寻烦恼。
哪怕受到了三大上宗最高层的其中ꓹ 也不是他任意胡为的理由,要知道潜在的觊觎者不少。
不过ꓹ 这个强势的打击让广场上静寂无声ꓹ 道道目光盯着王邵的身形,脸上满是惊骇,此人以一战四,若是化神乃至返虚大修士那还好说,毕竟是大修士了,有着先天的优势。
但是,返虚大修士根本不用排队ꓹ 这些已经接近顶峰的大修,个个都是修炼界的宿老ꓹ 有着极高的名望和地位ꓹ 完全可以通过特殊的通道联系虚宝阁。若是化神修士的话ꓹ 这可是四位羽化仙宗元婴战修ꓹ 就算化神修士也不可能一招解决他们,此人绝不简单!
“此人好生厉害ꓹ 我甚至没有看清路子ꓹ 难不成是化神前辈不成?”
“就算是又能怎样?上宗化神还没有出手。”
五行弒天 一顆塵子
現代修道生涯
柔情少爺俏新娘 倪飛
總裁太腹黑小受求放過
“有意思ꓹ 上宗战修实力强大,就算是化神修士ꓹ 那也无法瞬间败四人联手。”
“他竟然说上宗战修丢人现眼,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只是听着好生畅快。”
“你们几个化神道友,可以来试试。”王邵不愿意惹事,可他还是想试试羽化仙宗和仙宗化神的实力。
众人还在消化眼前事的时候,猛然听到对方竟然挑战化神修士,聪明人立即明白过来,这人竟然是化神修士。就算是化神修士,这也太强了点吧!更是狂妄到了极点,竟然让两大仙宗化神修士全上,那可是有四名化神修士啊!
在广场的的无奈寂静中,前方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明金、天武子和两名化神修士走来,缓缓来到众人眼前。
在看到眼前四人惨状之后,明金眉头紧蹙,升起了杀机,他在羽化仙宗也算实权人物,在修炼界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长年的呼风唤雨,哪里想到众目睽睽下被打脸。
“道友,竟然欺凌后辈,实在是有失体面啊!”天武子目光冰冷,可他明白这里有大宗门的修士,有些事情还要周全,绝对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才能将对方拿下。
另外两名羽化仙宗化神修士,眼看四个晚辈的惨状,,他们心里的确有怒火,可也并无过多惊讶。这种情形见多了,某些自视过高的修士因为不满,挑战大宗门的修士,哪怕是赢了眼前又能怎样,那些修士皆是得到了悲惨的下场。
就算是返虚大修士得罪了上宗,最终结局不是遁入星空成为影盗,就是被他们全力斩杀,修炼界传说的轻易不得罪化神之上的大修士,虽然有相当的道理,可在三大上宗这里就是屁话,除非你是合体大修士。
“敢出手伤了我羽化仙宗弟子,你很强,以大欺小,你够狠。”明金眼睑微眯,像是毒蛇般盯住了王邵,他要的就是造势,有了天武子抢占道德制高点,他就要造成压抑的气氛,让对方心中恐惧。
決戰前後
对方是元婴化神境界无疑,还是那种年轻的化神修士,反倒上宗那也是精英的存在,可惜这种人往往心高气傲,不知收敛,往往是吃苦头最多。
四周修士个个沉默,他们也能看出当下局面,只是哥哥叹息不已,此人竟然是化神修士,而且有着极其强悍的实力。
修炼界以实力为尊,这点事毋庸置疑的,但是实力要代表横扫一切的实力,并非是在某个境界的强大实力,实力固然是个体的两,和群体实力和借用的势,也是非常重要的,某环境中往往有着决定性作用。
此人在元婴化神境界的确强大,可是面对羽化仙宗和天机仙宗,那真的如同蝼蚁般的存在,两大仙宗除了高卧云端得合体大修士外,还有众多的返虚和化神修士,对上了这些人,就算你天纵之资又能怎样?最终只能黯然陨落。
眼看对方没有出声,明金有了几分轻蔑,看来对方有点认怂了,自己的威压有了效果,可那又怎样呢!既然对方敢挑战他们的权威,那就杀鸡儆猴,让在场修士明白上宗之威。
就在明金刚刚要再说话的时候,王邵发出了戏虐的笑声,不屑地说道:“打了也就打了,你又能怎样?磨磨唧唧的,你们四个联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