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劍士傳說
小說推薦網遊之劍士傳說
“苏常生是朵朵的姐夫吗?”虽然气氛有些沉重,但是陈嘉怡还是注意到了桃花朵朵言语的细节,诧异的问道。
直播之我為曹植 二十三聲
到底还是会被她们知道,陈子帆略微无奈的点了点头:“恩,她也是二十六神之中的一个,不过你放心吧,她从来没有做过危害玩家的事情。”
“是吗?怪不得这么厉害。”陈嘉怡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你确定你不是喜欢她才这么说的?”
“乱说什么?”陈子帆白了她一眼,转身对众人说道,“这个地方很大而且没有什么危险,大家可以随便转转。”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住下来吧,建一座房子,写上‘这里属于谁谁谁的私人领地,不得入内’这样的字样怎么样?”陈韵儿伸出双手在空中划了一圈做出很大很大的样子,雀跃的道。
“好啊好啊。”企鹅宝宝连忙应道。
“我来办这个吧。”桃花朵朵被两人的情绪感染,脸上同样露出一丝笑容。
“真的?”
“恩。”
领略湖水周围的景色之后,众人朝着山脉的方向走去,山脚下一条蜿蜒曲折的台阶小径直通山上,一个长满石苔的墓碑立在小径的源头,书有“蓬莱”两字。
还真像一个老外的风格。
小径两侧的景色错落有致,葱葱绿绿,还有各种有名无名的动物,安详的没有丝毫争斗的游玩嘻戏,偶尔还会蹦到几人的身边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一番,随即快速的逃离。山腰处有道观有寺庙,有温泉溶洞,有怪石林立,有石像惟妙惟肖……
再往上时烟雾弥漫云蒸霞蔚,四周更加幽静深密,却已经能看到远处空旷的的草原,头顶的夜空愈见深邃浩瀚,仿佛吞吐着整个世界。
“幸好游戏内没有体力耗尽这一说,这山太高了,现实中即便累死也爬不上来。”谢妤雪擦了擦鬓角沁出的香汗,微微喘气的道。
“坚持一下吧,快到山顶了。”陈嘉怡笑道。
“恩。”
又攀爬半个小时之后,众人终于到达了峰顶。
“呼!这就是峰顶吗?”桃花朵朵脸上露出一丝意料之中却又欣慰的笑容,“还真是不虚此行啊。”
“嘎!”一个犹如巨型飞机的黄色飞禽在众人眼前一掠而过,带走一片片云彩。
瑰丽的星空将云彩染成神秘的色彩,滚滚如海,天际的尽头有一轮半亮的太阳,将远处的天空印成金黄色,而在另一侧,华丽的极光清晰而透彻,仿佛映照着人的灵魂。
山下的湖犹如小潭,在远处是色彩鲜明的草原,有碧绿也有橙黄,山的另一侧是山脉峡谷,各种形状的瀑布犹如倒悬,一座座巨大的浮山之间飞禽走兽怒吼不已,彩虹在雾气见若隐若现……
“这就是仙谷吗?”陈韵儿如痴如醉,忽悠转头看向桃花朵朵,满怀期待的问道:“朵朵姐,能在这里建造一间屋子吗?”
桃花朵朵一愣,诧异的道:“这里虽然漂亮,但是很难到达吧,为什么要选在这里?”
唐朝小官 上山打老虎額
“只要建一间屋子就行,到时候我们一起来这里的时候可以休息就好,好不好?”陈韵儿可怜兮兮的看着桃花朵朵。
“好吧。”桃花朵朵笑着道,“那你看看选在哪里好?”
“耶!”陈韵儿惊呼一声,拉住桃花朵朵的衣袖朝着远处跑去。
“小心些!”陈嘉怡担忧的道。
陈韵儿头也不回:“知道啦!”
“我也去看看。”企鹅宝宝害羞的留下一句话,便朝着陈韵儿两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陈嘉怡莞尔一笑,摇了摇头。
“你在干什么?”谢妤雪见陈子帆的注意力没在周围美轮美奂的环境上,诧异的问道。
陈子帆抬起头,见陈嘉怡两人都望了过来,便把系统中多出的礼包展示给两人看:“这是我刚进来的时候获得的,应该是史瓦格给的。”
谢妤雪好奇的问道:“是什么东西?”
陈子帆同样不解的摇摇头:“不知道,打不开。”
“打不开,那他给你干什么?”陈嘉怡不悦道。
“大概需要一定的条件吧。”陈子帆平静的道,“应该是对现状有帮助的东西。否则他不会走的那么坚决。”
“最好是。既然打不开,那就以后在研究吧,我们也去找韵儿。”
“你们两个先去吧,我再研究一会。”
陈嘉怡点点头,她知道这里并没有危险倒也不是太担心:“有什么东西记得给我们看看,说不定我们也能帮你一些。”见陈子帆点点头之后,才拉着谢妤雪转身离去。
陈子帆静静的看着两人走远,随后转身走到一个巨石旁边,看了一眼远处如淘如浪云海,对着礼品包点击了确定。
史瓦格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是一个连苏常生也不知道的阴谋,也是那些科学家背后的大人物创造九幽的真正目的!”
陈子帆眉头微皱,心中震惊不已。
“所以你面对的或许不止是九幽BOSS和NPC的挑战,不止与苏常生的对决,不止是和所有的神为敌,还有整个世界……”
“或许你会觉得我只是将这个东西随便交给了第一个进入仙谷的人,但是,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因为你仿佛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你仿佛无所不知的先知,仿佛一个穿越时空而来的旅行者,如果这个世界还有谁有希望战胜这一切,那么无疑是你了……”
“但是这仅仅只有这些是不够的,从现在起,你要有另一个身份——神!”
“像苏常生一样的神!或者说,超越他的存在。但是这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因为你要从一点一滴开始,这个软件记录了苏常生这些人运用系统的方式和方法,你要认真的研究,但不要轻易的暴露,直到你能站在苏常生同等的高度……”
……
“怎么还在这里?”桃花朵朵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陈子帆不动声色的关上系统,转头笑着看着桃花朵朵精致的脸庞:“选好地方了?”
“恩。已经建好了一个小房子,这些小事我还是能手到擒来的。”桃花朵朵脸上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在陈子帆的身边坐下,托着下巴望向翻涌的云海和在其中翱翔的黄色大鸟,“落帆,我姐夫是不是也来了?”
“你是说苏常生吗?恩,就是他带我进来的。”
“果然。”桃花朵朵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同样也添上了一丝凝重,突然侧过脸紧盯着陈子帆问道:“落帆,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富商奴ⅲ 淩豹姿
陈子帆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怎么了?”
“没有什么,你正常回答就行,我想听听。”
陈子帆想了想,笑道:“怎么说呢?刚见面的时候觉得你刁钻蛮横无理不知所谓。”
“你!”桃花朵朵顿时怒瞪了他一眼。
“不过……”陈子帆话锋一转,“那只是一个小女孩做错事的傲娇罢了,一种你不愿进入我们这个世界的自我保护,我看到的真实的桃花朵朵,她天真、善良、漂亮、温柔,她愿意为自己的朋友抛弃拥有的一切,愿意为了我不惜身犯险境,是一个值得交付性命的朋友,是一个重要的家人。”
桃花朵朵愣愣的看着陈子帆,话语止不住的蹦了出来:“那你愿意爱上这样的女孩吗?”
“啊?”陈子帆一呆,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岔岔的看着桃花朵朵,“你说什么?”
“啊什么?既然你觉得我这么好,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桃花朵朵语气猛地一硬,却忽而有弱了下来,脸上露出一片绯红,缓缓地垂下头去。
殘翼雙蝶
一受遮天 閆十二
陈子帆的心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跳了两下,脸色同样红润起来,他抬起手缓缓的伸向桃花朵朵的额头,却被桃花朵朵啪的一声打了下来。
“你干什么?”桃花朵朵怒气冲冲的问道。
这才是桃花朵朵应该有的样子。陈子帆松了口气:“我看你是不是发烧。”
“你才发烧。”桃花朵朵气极而笑,心中更有一丝委屈,想要朝着陈子帆责备几句或者发发脾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久之后,她才颓然的转过头去,抱着膝脸色黯然却不依不饶的道,“落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在你身边吗?”
陈子帆脸上强自挤出的嬉皮笑脸渐渐隐去,沉默不语。
“并不是因为我离开了苏常生他们的立场,也不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更不是因为我想帮助玩家。”桃花朵朵幽幽道,“其实就在进入仙谷之前,我还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帮助落帆,为什么看到他危险的时候这么伤心,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跑去救他。”
“直到刚才,直到你在面对史瓦格做出的决定我才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为什么我要跟在落帆身边的,因为他太傻了啊,傻得总是害怕的颤抖不已却还要不自量力的去挑战别人,傻到明明连自己都没办法保护却还想要保护整个世界,傻到宁愿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傻得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我总担心万一我离开了,你即便面对别人言语上的刁难也没办法去反驳,总担心万一我离开了,你又要独自一个人去危险的地方该怎么办?”
桃花朵朵语气中渐渐夹杂着一丝哽咽,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渐渐滑落在陈子帆的目光中,他突然心如刀割,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落帆,陈子帆,我喜欢你……”桃花朵朵轻轻的呢喃道。
魔劫變
陈子帆张了张嘴正想要说话,身后却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陈韵儿欢呼的声音紧接而来:“子帆哥,快来看我们的房子,哈哈,很漂亮哦!”
陈子帆吓了一跳,像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一般连忙站起身来,尴尬的看着陈韵儿。
桃花朵朵连忙擦掉脸上的泪水,直起腰来。
陈韵儿脚步渐渐停了下来,脸上的欢悦变成了错愕:“额?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你们继续!”说完直接转身朝后奔去。
“哎!”陈子帆叫了一声,见陈韵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远处,暗自叹了口气,随即转身看着低头不语的桃花朵朵,木讷的道,“朵朵,那个,我……”
桃花朵朵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淡淡泪痕却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笑容:“我知道,你现在还有喜欢的人。放心吧,我会在你身边一直等你的。”说完垫脚在陈子帆侧脸轻轻一吻,莞尔一笑之后,提裙朝着陈韵儿消失的方向走去。
陈子帆看着桃花朵朵缓缓而行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他抬起手摸了摸侧脸被桃花朵朵吻过的地方,那里犹留着淡淡的湿润。这是桃花朵朵的泪水。
说来,自己连桃花朵朵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陈子帆自嘲一笑,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头顶的宇宙依然深邃不见边际,星云、星团、彗星、银河……而如今他还不过是刚进入十七层而已,就要面对一个更大的挑战。
位面誠實商人
陈子帆突然觉得,自己这个重生者,原来一直不像自己想象那么强大,甚至可是说是异常的渺小,就像现在即便站在苍窘下的峰顶,依旧如同沧海一粟,不知道未来迎接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呢?”陈子帆囔囔自语。
“哈哈哈哈……”远处传来陈嘉怡等人欢快的毫无杂质的笑声。
陈子帆莞尔一笑,提步向前走去……
(全书完)
完结的很突然,俺心中同样五味杂陈,一会会有个感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