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tmh优美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二百五十八章 下廚當庖丁看書-adstd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
李承忠也不在干涉李易行事。
吐槽諸天 神聖榮耀
毕竟他已经言明自己,已经将北庭军权交到了李易手中,若是自己在指手画脚,不说李易没法令行禁止,自己也会惹人厌烦。
虽说李易是自己的侄儿,但事归事,亲情归亲情。
“伯父,言重了。”李易眼眸微闪。
道證諸天超脫之路 筱筠清夢
毕竟李承忠是自己的伯父,而且还是北庭将士的信仰,兵权虽然交给了自己,但有些事情,还是要看李承忠的态度。
想此,李易笑道,“这北庭易儿不是很熟悉,还是要伯父多多指点,毕竟伯父可是这北庭的战神。”
“易儿说笑了,你看我这样子像战神吗?”李承忠自我打趣,而后语气真挚的说道,“我北庭男儿,你随意指挥,那个敢不听易儿的将令,阳奉阴违,伯父斩了他!”
对李易,李承忠的确没有私心。
甚至是有心想将北庭军权,真正的交到他手中,谁让李易如今是他们一脉,唯一的子嗣呢?
要不是为了让长安那位安心,他李承忠又怎会没有子嗣,也就是自己那无心权谋的弟弟李承业,才能让长安那位放心,让其诞下李易。
否则他们这一脉,怕是无后了。
什么救命之恩重于泰山,只要涉及大明宫中那把椅子,便会变得轻如鸿毛。
纵使那位心中有愧,也想要通过厚赐李易补偿回来。
但那是因为在那位的眼里,八岁的李易不足为道,可掌握在手中。
不过…
如今李承忠在想,那位怕是心中又不痛快了,因为李易的优秀,还有手段超出了那位的计算。
李承忠必须要给李易加码,让那位不能轻易有所动作。
只要不到他退位那一天,李易就是安全的。
而李承忠的话,却让李易摇头含笑道,“伯父多虑了,对于北庭将士令行禁止,这点我完全放心,他们都是真真热血郎,易儿敬佩他们。”
超级鬼魂收容所 今朝
“多谢唐王殿下赞言。”李承忠还没回话,他身旁的王尚武,却忍不住拜谢,言道,“唐王殿下在我们北庭儿郎眼中,如同少主,但凡有令,莫敢不从!”
“有将军这话,我李易定要将那突厥有来无回!”李易也做出了自己的保证。
他知道王尚武开口的意思,那便是北庭将士,已经彻底接受了李易为将。
“那不知唐王殿下,如今改如何应对这邀战书?”王尚武疑惑的问道。
对于李易的保证,他不做质疑,毕竟李易可是灭了突厥十万狼骑,塞外突厥也不过二十万而已。
“自然是接战,我要在斗将之上重挫突厥,至于具体计划,今夜我会让人通知你们。”李易语气沉吟,却没有告诉王尚武自己的计划,因为现在不是时候。
随即,李易眼眸看向许诸喝道,“许诸听令,尔去帮本将书写一封答应突厥邀战的回信,给突厥骨力克吉送去。”
“记住,我将一出,必见血。”
“末将得令!”许诸虎躯一震,直接接令踏步而去。
那些不能說的秘密 口袋貓
他明白李易的意思,这是要他先去给突厥一个下马威啊。
许诸退去,李易将令不止,再次看向典韦喝道,“典韦听令,尔去通知火雷军,带上御寒衣物,同尔在天黑以后,潜伏出城,等待本将进攻命令。”
“末将得令!”
“张辽,张颌,尔等明日与吾,出塞斗将,王尚武陪同。”李易说完,再次看向王尚武道,“劳烦将军且去帮我准备一辆战车,要封闭却又能轻易拆卸的。”
“末将知晓了。”王尚武疑惑的点了点头,随同张辽与张颌下去准备了。
明日斗将,他们必须要养精蓄锐,将自身的精气神提升到最好的状态,否则轻敌往往是没有好下场的。
待众将离去的差不多了,这接风洗尘的宴席,也到此结束了。
当李承忠想要去静休,被李玉娘扶着走出了几步,突然问道,“易儿是想装作伯父我,去充当那诱饵?”
“伯父睿智。”李易没有隐瞒,很干脆的承认道,“我军中恰好有善口计的将士,可模仿伯父的声音。”
“不过,伯父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内,易儿是不会有事的,你老还是安心静养,等待易儿击败突厥的好消息吧。”
小混混之光脑威龙
“一切小心。”李承忠面容放松了下来,在李玉娘的搀扶下,出了大堂。
重生千金斗豪门
这时李易身边,就只剩下青舞与颜如初了。
但是没等他问话青舞,今天是怎么了,就见到青舞盯了自己一眼,起身扭头就走了,搞得李易一头雾水。
转头,看着外表温柔的颜如初,纳闷的问道,“颜将军,这青舞是不是病了?还是这今天我那里做错了?还有今天你说送她东西就没事了,这是什么意思?”
“小将军,女儿家每月都有那么几天脾气怪异,你不要多想了。”颜如初俏脸红红说道,“至于送东西,就是表示你很关心她,她脾气自然就会好了啊。”
“都有那么几天?”李易有些懵逼,不解的问道颜如初,“颜将军,那你那几天什么来?”
“小将军……”颜如初娇嗔,微红的脸,瞬间变得更红了,瞪了一眼李易,起身抬步,风一样的离开了这里。
让李易在原地凌乱不已。
苦着小脸在想,颜将军那几天也来了?
哪几天是那几天?
李易想想只觉得脑仁疼。
那自己就去给他们准备礼物吧,弄什么呢?
刀,剑,用的,吃的…?
等等,吃得……
李易小脑袋灵光一闪,开始在将军府内,寻找后厨在哪里。
在他找到了后厨,问了伙夫要了酸里红(山楂),与蔗糖,开始了制作糖葫芦儿。
恐怖街 虞軒
这酸甜的口味,他保证青舞们爱吃。
而且此时是没有糖葫芦儿的,所以新的事物,也会让她们心情好起来的。
李易可不想,看着他们傲娇,脾气怪异的样子。
斗战星河 回道
李易亲自下厨,要做东西,也把将军府里的伙夫吓了一跳,堂堂唐王殿下居然当庖丁?
这谁顶得住啊?
伙夫们连连拜首,让李易坐在那里指挥就行,他们来弄就好,毕竟李易身份太尊贵了。
李易看着这些伙夫们,却笑道,“唐王难道就不是人吗?唐王难道多长了一只眼,还是一只耳朵?”
“在我的心里,人无贵贱之分,只是各行其事,所以我怎么不能当庖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