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3eo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不敗戰狼討論-第662章:進場展示-wji5p

不敗戰狼
小說推薦不敗戰狼
听着吴行的话,李瑞只是笑笑:“好歹今天是二皇子国丧的日子,我自然是得早点来。”
瞧着他,吴行却也是跟着笑了起来,“都说是国丧了,您还那么高兴,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呢?”
他这话,顿时让整个场面冷了下来。
二人就那么相护看着,谁都没说什么。
直到刚才那士兵拿着之前的东西回来,这才算是破开了冷场。
“总指挥官,已经确认过了,请进!”
面对这话,李瑞点点头,随后朝着大皇子吴行看了过去:“大皇子,我这已经检查完了,那就先进去了?”
“请便。”
听到这话,李瑞正准备吩咐司机,却不曾想,吴行却突然对着他们说道:“这人似乎看着有些面生啊?”
王爺腹黑:夫人請接招 陌流殤
所有人顺着吴行的目光看去,竟没想到,他竟然是在说凌恒!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场面再度尴尬起来。
凌恒只是端正坐着,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但他墨镜下的眼睛,却是一直都盯着吴行,想要看看这家伙能出什么幺蛾子。
“大皇子说笑了,这只是我们马家的保镖而已。”马老爷子 朝着吴行看去,直接将凌恒的身份给隐瞒了下去。
看到这,吴行也只是点点头,紧接着转而看向左丘:“那这位左兵,左先生,也是你们马家的保镖?”
见他将目标从凌恒转移到了左丘,马老爷子再次回道:“也是。”
听着老头子的解释,吴行却不由摇摇头。
“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左先生那么好的本事,竟然被当成了一个保镖,真是暴殄天物,可惜……真是可惜啊。”
瞧着吴行这做作的样子,李瑞车内的人都明白,这家伙就是故意在拉仇恨。
要是换作其他人,怕是真就觉着屈才了。
“明明是战帅之姿,却成了保镖,你们马家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眼看吴行说的话越来越过分,车内的马家爷孙两人,也只是眉头微皱,并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的吴行一直都盯着左丘,他之前就想要跟后者联系,只是左丘一直都没给机会。
看来这次来参加弟弟的白事会,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吴行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来,一会进入里面后,就得找个跟左丘独处的机会。
依靠一些能用的手段,将这家伙拉拢到自己这边。
“若是大皇子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倒是我多嘴了,请。”吴行点点头,随后便用眼神示意站在外头的士兵放行。
謀傾天下
眼看他们的车子开进去,吴行那渴望的眼神,却一直盯着他开门。
就在李瑞车子离开没多久,吴行听到了对面坐着那人的声音。
“大皇子,你是想要招揽这左兵?”
冯海东缓缓起身,死死盯着吴行,问出了心中疑惑。
之前儿子冯少伦的死,便算是跟马家结下了仇怨。
这趟过来,他是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动手。
“现在白毅凡死了,整个北辰皇都都有些乱了,毕竟这战帅威名还在,我想趁着事情还没有特别严重前,重新立一个战帅。”
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屌丝逆袭皇后
冯海东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会进去之后,你可千万别闹事,要是马家人在我弟弟的灵堂出事,到时候倒霉的可就不止是我们几个了。”
吴行很清楚现在北辰皇室成员都盯着自己。
听着他的话,冯海东的眼神却是有些落寞。
“行了行了,既然我都答应过你,会帮你儿子报仇,你就安心等着就是了。”
“好,那我便静候佳音了,”冯海东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张支票,“这算是我冯家支持您的。”
瞧着出现的支票,吴行接过来点了点头。
“这要是换作以前,我肯定不会收,不过时代不同了,我知道你的想法,放心吧。”
眼看吴行用机械手将支票收下,冯海东这才算是满意。
中華魔術 琴殤02
没多久,他们的车子也是缓缓朝着广场里面开了进去。
可吴行却没发现,广场不远处,正有几辆货车开过来,应该就是为了一会的白事会准备的。
……
李瑞的车子进去后开了没多远,就在距离门口比较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重生之最初的梦想 顾佳
瞧着周围出现的豪车,凌恒倒是没想到,二皇子的白事会,竟然能来那么多人。
“这些车的主人,都是这皇都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不少之前究竟跟二皇子有接触,之前你交代我办的事情,我可都记着呢。”
李瑞说着从边上掏出了一份资料,打开后,里面都是跟吴铮有些关系的官员。
随着几人下车,等在门口的几个皇室成员就都围了上来。
“总指挥官,您来了。”
雇佣兵王在都市
血色薔薇復仇公主
“怎么样,现在进去的人多么?”李瑞朝着下车的其他人看看,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过去。
“一早来的人已经不少了,”对方说着,将手中的一个小本子给拿了起来,悄悄道:“这是您之前让我观察的,我可都给您记下来了!”
众人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随后李瑞就从这官员手中将本子给接了过来。
等到他们几人都进去后,里面便是一个类似酒店的大厅。
厅内的菊花不少,一看就是为了白事会准备的。
“这是什么?”马毅瞧着对方手上的本子,探着脖子看了过去,却已经没弄明白。
“按照凌先生之前的吩咐,但是我们人又来的少,所以就只能先让其他人看看,将一些能完全肯定的人,先给排除掉。”
凌恒是想要看看这皇都内,还有哪些人还记着吴铮,好方便以后拉拢。
听着李瑞的安排,倒是十分完美。
几人来到一旁,用身子挡住了他,将其他人的视线都给挡了回去。
“怎么样了?”凌恒问道。
“行了,”李瑞说着将小本子塞进了自己西装的内口袋,“真没想到,二皇子竟然会有那么多北辰皇室的成员惦记。”
瞧着他说的,众人朝着本子上看去。
按照之前官员的区分,那些来了灵堂,然后偷偷一个人掉眼泪的,基本上都能确定是拉拢目标了。
毕竟,这个时代,还能找到为自己哭的人,可已经不多见了。
正当他们几人在说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朝着门口方向看了过去。
他们几人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