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qxn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騎着恐龍在末世》-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推進讀書-cy45f

騎着恐龍在末世
小說推薦騎着恐龍在末世
其实天启教派执事手中拿着的的确是红月的黑袍,行动之前她嫌麻烦就丢掉了,没有其它意思。
壹枝春 雲如笙
没想到这个无意之举居然被天启教派的人发现了,再配合上她特意留下来的身份牌,直接将线索全部推到了八部众身上。
现在就算天启教派的人心里有些怀疑,但在两个证据面前,他们也不得不相信了。
这也意味着路军和红月干的事情,无形之中直接嫁祸给了八部众……
首席前夫,求放过
“那执事大人,我们现在要去找八部众的人算账么?我知道附近就有一个他们的据点。”天启教派的成员指了指西北据点这个方向,眼神中透露着凶狠。
说实话,他们一行人末世后出来捡陨石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被人在眼皮底下偷掉还是第一次。
所以这是他们的耻辱,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洗刷掉,不然回去没法跟教皇交代。
“现在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很多人受伤了,而且八部众不是一个小势力,他们的人有的比我们还厉害,我们过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执事摇了摇头,很理智地说着。
血神笑 血水神影
“那我们就这样回去么?教皇可是下了死命令的,这块陨石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成员明显有些不甘心,还在惦记着陨石。
幽冷深宮:醫女為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将伤员带回去,再告诉教皇八部众针对我们的事,等教皇给我们反击的命令,我们再带齐人马去找八部众报仇!”执事拿着玉牌不禁挥舞了一下,声音有点大,估计是跟场上所有人说的。
这么一来天启教派的成员们就没问题了,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清理着战场,准备离开。
毕竟目前是黑夜,外面的怪物有很多,就算他们一行人实力强劲也应该谨慎一点。
等战场清理完成,这些人便不再犹豫,直接朝来时的方向快步走去。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使用异能离开,是因为他们这种异能都是单体的ꓹ 只能自己使用ꓹ 不能带人。
而此时他们有着昏迷的成员,导致他们只能带着这些成员用腿走。
在赶路的同时执事也在心中松了一口气,暗叹着还好把敌人找到了ꓹ 回去能够有交代。
虽然他也不确定就是八部众的人干的ꓹ 脑海中有很多疑点和想不明白的地方。
但管它呢,能有人替他“背锅”就行,不然教皇肯定把全部的怒火发泄在他的头上ꓹ 到时他就惨了……
由于光元素和深渊生物是召唤物,死后尸体就会消失ꓹ 也没有人类伤亡,导致战场上并没有留下多少战斗痕迹。
在双方达成一致后ꓹ 路军便继续让风神翼龙往前飞了,等到靠近主战场时红月才把手中的玉牌丢了下去,任由它落在地面上。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只能任凭命运安排ꓹ 她和路军则是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等路军和红月离开五分钟后ꓹ 场上的深渊生物也全部被清理完了ꓹ 天启教派的人终于安全下来。
特工皇後:娘娘不承歡 桐歌
看着地面和天空都没了路军的身影ꓹ 天启教派这次行动的领头人也知道路军已经逃掉了。
这让他愤怒异常,让天启教派的成员们马上做好准备,打算利用他们的追踪能力继续追击。
毕竟被路军摆了一道ꓹ 什么都没有得到,浪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ꓹ 他是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路军的。
但突然有一名成员很尴尬的向他汇报,大体意思就是他们有追踪能力的成员在之前的战斗中负伤ꓹ 刚刚已经昏迷过去了。
我的cp是個鬼
这个情况让天启教派的行动领头一愣,有种无处发泄的感觉。
因为只有那名成员知道路军和红月的踪迹ꓹ 要是他不醒,那他们是没法进行追击的。
而随着时间推移ꓹ 路军和红月走远,就算等他们的成员醒来也追不上了。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一众天启教派的成员都沉默下来,他们只是奉命出来将未知陨石带回去的,谁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让他们目前的处境很尴尬。
“该死!难道就没人知道他们是哪个势力的吗?!不把他们找出来我们怎么回去交代?!”天启教派的行动领头者大声吼着。
的确,他们到现在连陨石怎么被偷走的都不知道,难道回去说就在他们眼前消失吗?这样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可更加无奈的是,就算行动领头者吼得再大声,天启教派的成员们也是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更不知道路军和红月属于哪里,反正他们以前没有遇到过就对了。
看着沉默一片的成员,行动领头者深深叹了一口气,有着垂头丧气。
不管怎么说,这次行动失败,他回去之后要被惩罚是一定的了。
何况他们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所有责任都会由他一个人承担,估计未来一段时间会很不好受。
抱錯娘子進對房
就在行动领头者准备叫成员们先离开这里,带着伤员回到他们的地盘时,突然有一名成员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质感很好的玉牌。
“执事大人,我在战场上捡到一个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那两个人掉下来的。”边说着成员边给行动领头者,也就是执事递过玉牌。
暖妻成瘾:亿万老公难驯服
在接过来连续翻看了几遍后,执事微微眯起眼睛:“这是八部众成员的身份牌,刚刚那两个是八部众的人?!”
“可执事大人,据我所知,八部众那些人不是浑身都裹着各种颜色的袍子么?刚刚那两个人明显没有这种装扮啊。”下面一名成员提出了他的疑问。
“哼,你是说袍子对吧?那你看这是什么。”说话的同时执事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个脏兮兮并且带着血迹的黑袍,“这是我们在陨石掉落地附近捡到的,上面有的血迹还没干,绝对是他们之中某个人丢掉的!”。
紧接着执事又挥了挥手中的玉牌:“再加上这个,足以证明他们的身份,肯定是八部众的人干的,绝对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而且那两个人的实力那么强,在这块地方除了八部众这个势力,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