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帝世無雙 起點-第兩千二百九十五章 試煉開始!閲讀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在墓正式将夏渊收为弟子之后,就直接在净莲天台之中报备了。
这些弟子,不管是谁收了弟子,都是需要在净莲天台之中报备的,这是净莲天台的规矩,别说墓只是一脉的脉主了,就算是这净莲天台的圣主也是不能违反的。
所以,在第一时间,整个净莲天台之中的高层存在,都是知道墓竟然收了一个弟子。
墓,和其他的那些顶尖存在不同。
这货性格强势霸道,加上本身实力确实逆天的过分,实力无比恐怖。
在整个净莲天台之中,都是最为顶尖的存在之一。
所以,墓向来都是受到无比关注的,甚至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净莲天台这些高层之中,最受到的关注存在了。
所以墓的一举一动都是让很多人在意。
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鬼知道墓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毕竟这货,实力无比强大,真的要是疯起来的话,那么没有几尊存在是可以阻挡的!
而且,墓当初干的那些疯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所以,就算是一点小事情,这些存在也都是无比关注的,更加别说,墓竟然收了一个弟子了!
要知道,墓修炼至今百万年时间,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弟子的啊…
墓看着那尊存在,轻轻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我的弟子就在其中。”
说到夏渊的时候,墓的心中也是忍不住出现了一抹激动的情绪。
自己的分身带来的消息,墓已经知道了!
其实就算是之前的夏渊,也已经足够让墓感到惊艳,让墓愿意提前将夏渊收下了。
而如今的夏渊…
那可是空间法师啊!
是,空间,法师!!!
仅仅只是这四个字,就比起什么血池炎侯来强大十倍百倍!
虽然少年至尊无比可怕,就算是最最顶尖的道统传承,甚至就算是那六大巅峰霸主种族的祖地圣殿,同样也是会重视到无法想象的程度,但这重视的程度,也要看和什么存在相比了!
要知道,少年至尊,每个时代之中都是会出现的,而且数量——
虽然不是太多,但也不会太少。
十万年一个小时代的更迭,那么也就意味着十万年的时间之中,肯定是有着不少这样少年至尊存在的。
但是法师呢?
但是,空间法师呢!!
迄今为止,诸多存在知道的空间法师,也只有区区两尊而已。
而这两尊最年轻的存在如今都已经几十万岁了。
而那尊古老的存在…
那可是整个无尽混沌之中,真正的顶尖霸主存在啊!
那是,真正的时代至尊!
就算是放在曾经最为璀璨的时代之中,他也是站在了近乎巅峰的伟大存在。
曾经有存在猜测过,或者说使用各种手段探查过。
天机楼付出了无数的代价之后,最终得到消息之后,空间法师并非只是那两尊,但绝对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也就是说,这空间法师的数量,绝对绝对不会超过五尊!
而现在,其中的一尊,就在他们净莲天台之中,甚至还是墓他的弟子,这让墓如何不激动呢…
看着墓的样子,这些存在也是有些疑惑。
虽然墓此刻表现的无比镇定,可这些都是什么存在啊!
他们都是从墓的这种镇定之中,看到一丝不同的地方!
就好像是——
激动!
是的,虽然墓在压制自己,但他们却已经看到了墓的那种激动了。
难道那尊弟子,真的就让墓这样激动吗?
“呵呵,那么就恭喜你了。”
“不知道你的弟子,是否参与考核呢?”
“如果,要是在这道路之上不方便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启动权限,直接让他进入到秘境之中…”
墓的弟子,肯定就是法师,这一点都不需要思考的。
而一尊法师…
如今这长廊之上的威严,对于法师可是十分不友好的。
或者说人,任何有关意志的考核,对于法师来说都是不友好的啊。
没办法,法师的意志,天生就是比较薄弱的。
听到那尊存在的话,墓只是一笑。
“不需要,我墓的弟子…”
“岂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这尊开口的存在,虽然不算是一尊古老的存在,但是在这净莲天台之中那也算是一尊顶尖的巨头啊!
他平日里和墓并没有多少的接触,所以和墓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仇怨。
这一次,完全就是因为看到了血池炎侯之后,高兴之下开口,想要卖墓一个人情的。
毕竟,走出了血池炎侯这样的少年至尊,这些净莲天台高层都是十分开心的,所以就算是破坏一下规矩,他们其实也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只是可惜,墓显然是不领情的,而且——
那尊存在面色有些不是很好看。
如果在是那些弟子或者其他那些存在面前,他们还会隐藏一下情绪,甚至不会有任何的情绪。
因为那些存在于他们眼中,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面对一些蝼蚁一般的存在,他们怎么可能生气动怒呢!
可墓不同啊!
墓,是和他们同样级别甚至更加强大的存在,如今自己好心好意的开口,却被墓直接这样顶了回来,这让那尊存在如何好受呢。
只是可惜,那尊存在虽然在这净莲天台之中也算是一方的巨头,是无上可怕强大的存在,但是面对墓的时候,他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的。
虽然墓能惹事,但墓却真的就是净莲天台之中最为顶尖的战力存在,就算是那些无尽极致古老的存在复苏,也未必是墓的对手!
墓,在这净莲天台之中,那就是真正最最极致顶尖的存在了。
所以,只要墓不是做出了背叛宗门的事情来,那么基本上净莲天台是不会怎样墓的。
实力,就是墓的底气!
不过,那尊存在虽然没有记恨墓,但是对于墓的弟子却也是上心了!
恩,也就是俗话说的,惦记上了。
被一尊净莲天台之中的大人物惦记,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啊…
“哦,不知道哪尊少年妖孽,是你墓的弟子呢?”
“竟然,能够让你如此看重…”
这时候,又有人走出来了。
这就是一个和稀泥的,毕竟不能看着气氛这样僵硬下去的。
听到这些人说起自己的弟子,墓也不想在说其他了。
曾经的墓,最为骄傲的就是自己无敌的实力。
虽然他做出了很多出格的事情来,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存在可以奈何他。
当他的实力大成之后,更加是如此了。
而现在…
墓的骄傲,已经渐渐转移到了夏渊的身上!
因为墓知道,夏渊是注定要重走自己这无敌道路的,甚至是要超越自己的。
作为墓这百万年时间之中,甚至可以说一生之中唯一的一尊弟子,墓对于夏渊,自然是无比的看重。
这一刻,墓直接摇了摇头:“不在这其中。”
之前那尊开口的存在,看向的是那第二画面之中,是那五六万的盖世妖孽之中。
这些存在自然知道,能够被墓看重收为唯一弟子的妖孽,绝对不简单。
不过…
这条长廊之上,考验的可都是意志力,是纯粹意志的考验,和实力潜力关系不大。
而且,本身墓的弟子肯定也是一尊法师。
而一尊法师,更加是意志薄弱的存在了。
所以,在他们看来,夏渊绝对在那大部分的妖孽之中。
如今听到墓的否认,之前很多都不感兴趣的净莲天台大佬们,此刻也是多出了一些兴趣来。
所有人,同时看向了第一画面之中。
“哪尊,是你的弟子呢?”
墓看了一下开口的存在,这一次没有在和之前的时候一般,逮住了人就往死里呛。
因为如今开口的这尊存在,正是净莲天台之中的圣主!
是的,圣主…
是净莲天台圣主!
整个秘煌天之中,都是属于大人物的存在!
虽然说,净莲天台在这个秘煌天之中,算不上顶尖的道统传承,只是比较一般的存在。
可在净莲天台之中,却是有着两尊最顶尖的存在,让净莲天台名气无比巨大!
一尊,自然就是墓了。
墓的威名,自然都是依靠自己杀出来的。
墓,不仅仅是净莲天台之中的顶尖强者,哪怕就是在整个秘煌天,甚至无尽混沌之中,也是一尊霸主级别的强者。
而除了墓之外,另外的一尊就是那神秘无比的净莲天台圣主了。
作为一方王阶道统传承的掌控者,哪一尊圣主不是无比神秘的。
可这净莲天台圣主,却神秘的有些过分了。
历史之上,净莲天台曾经出手过三次,而这三次出手带来的威慑,甚至比起墓这百万年时间之中无数次出手带来的威慑还要巨大!
第一次,净莲天台圣主出手,将一尊同为王阶的道统传承圣主硬生生斩杀!
而且,还是那种无比干脆的斩杀,让对方甚至连逃走都无法做到!
要知道,到了他们这样的级别,除非是实力相差极大,不然想要斩杀对方的话,还是无比困难,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净莲天台圣主,却直接将一尊同样级别道统传承的圣主彻底的斩杀!
这,已经足以说明净莲天台的可怕强大了。
而另外的两尊出手,净莲天台圣主斩杀的都是不弱于之前那尊可怕圣主的存在。
三次出手,带来三次的动荡,斩杀了三尊圣主级别的无上可怕存在。
这,就是净莲天台圣主。
所以,虽然只是三次出手,可整个秘煌天之中大部分存在都知道净莲天台圣主的存在。
就算是他们如何看不起这净莲天台道统传承,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净莲天台圣主的强大,连带着,不得不忌惮这净莲天台了…
墓在这净莲天台那是谁的面子都不给——
除了这净莲天台圣主…
毕竟,这也算是净莲天台之中,唯一可以压制自己的存在。
而且,墓和这净莲天台圣主之间,可是有着其他人不知道的关系。
恩,是不为人知的,任何存在都不知道的关系…
面对净莲天台圣主的时候,墓瞬间软了下来了。
“圣主啊,我这弟子叫做夏渊,就是那尊…”
说话间,墓已经指向了那画面之中的一遵存在。
魔法白痴
而这一刻,诸多净莲天台高层都是一愣,而后面色有些诡异。
之前的时候,这些净莲天台高层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们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血池炎侯身上。
而此刻,被墓这样提醒了一下,这些净莲天台才终于看到了!
一尊无上之上级别的妖孽,本身不知道他们多么的在意重视。
毕竟这可不是血池炎侯,不是有着成为永恒之王潜力的少年至尊!
但是此刻当看过去的时候,这些净莲天台高层还是有些异样的。
因为,他们发现墓所指的存在,正是这上百存在之中,最为轻松的一尊存在!
是的,最为轻松!
虽然此刻夏渊看上去表情和周围的那些妖孽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但这些净莲天台高层还是可以轻松的分辨出来。
夏渊的轻松,是真的轻松!
那一百三十多尊无上之上妖孽,此刻虽然看似轻松无比,但那些都是装出来的。
一方面,是为了给周围的这些妖孽看,毕竟这可是面子问题。
而这些年轻的存在,最为重视的就是自己的面子了。
所以,就算是压力在大,这些妖孽一尊尊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虽然可以瞒过周围的那些妖孽,但是却无法在这些净莲天台高层的眼前隐藏下来。
所以,此刻这些净莲天台一眼就看出来,那些妖孽其实都是已经极限了。
可夏渊…
不同!
这货,是真的轻松!
表情和周围的那些妖孽没有任何的区别,但夏渊那是真的轻松!
“夏渊吗?”
净莲天台圣主开口,突然间多出了一丝的笑意。
“我倒是有些兴趣了…”
听到这话,墓的双眼瞬间瞪了起来。
“你想都不要想!”
“那是我的弟子!”
“你想要弟子的话,就自己去找的!”
“别打我弟子的主意!”
听到墓的话,净莲天台圣主瞬间有些无语,他所谓的兴趣,可不是收徒的兴趣。
虽然不知道为何墓如此的看重,可净莲天台圣主却也不是十分在意。
收徒这件事情,其他的存在都可以随便的,但是唯独净莲天台圣主不行!
因为,一旦净莲天台圣主收徒的话,那么代表的就是净莲天台未来的继承人,定下来了!
这一点才是最为重要的!
所以,很多时候净莲天台收徒的话,看的不仅仅只是对方的资质,还有其他的很多方面。
净莲天台圣主有点不太像搭理墓了。
这货,就是习惯这样没大没小,没遮没拦的…
而这一刻,墓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之前骤然听说净莲天台圣主竟然对夏渊感兴趣,只是一时间自然的反应而已。
不过现在稍微想了一下,他也知道那只是净莲天台圣主随口一说而已…
“内啥,圣主大人…”
“咳咳,我不是那本意思…”
周围诸多净莲天台的高层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任何的惊讶,他们对此都是见怪不怪了。
如果要是其他的存在敢在净莲天台圣主面前这样放肆的话,那么估计早就已经被净莲天台圣主给直接安排了!
但是这人换成是墓的话…
呵呵…
这些净莲天台之中的高层就算是在白痴,看了那么多年也是可以看出来了。
墓和净莲天台圣主之间,肯定是有着其他的关系的,有着所有存在都不知道的关系。
不然的话,净莲天台圣主是绝对不可能如此纵容墓的!
墓,在这净莲天台之中横行无忌,除了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本身的实力无比强大可怕之外,这净莲天台圣主的庇护也是关键的因素之一。
想了一下,墓觉得这样说还是不太准确。
万一,要是净莲天台圣主真的误会了怎么办?
所以,墓赶紧又加上了一句:“恩,不能抢我这个弟子之外,其他的啥时候,都听圣主大人的…”
净莲天台圣主有些异样的看了墓一眼。
如果是之前的时候,那么净莲天台圣主对于夏渊是真的没有多少兴趣。
毕竟,夏渊就算是在逆天,那也只是一尊法师而已。
一尊法师…
就是如何的天资了得,他也是一尊法师!
而一尊法师的话…
那是没有办法成为他们净莲天台继承人的,所以自然不可能成为净莲天台圣主的弟子了。
所以,净莲天台圣主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可现在…
看到墓竟然如此的态度,这让净莲天台圣主真的无比好奇了。
对于墓,净莲天台圣主那可是无比了解的,能够让墓这幅姿态…
净莲天台圣主在一次看向了夏渊,只是此刻净莲天台圣主眼中,却已经多出了无数的深意来…
此刻,对于夏渊突然感兴趣的存在,可不仅仅只是净莲天台圣主自己,那些净莲天台的高层,一个个眼中都是出现了各种诡异无比的色彩。
他们似乎意识到,墓对于这遵叫做夏渊的妖孽,无比的看重啊!
只是…
这些存在看着那画面之中的夏渊,他们还是无法看出什么来。
毕竟如今一起都是通过这些画面去看的,夏渊究竟如何他们是真的不知道的。
而且…
现在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夏渊的意志无比的逆天,除了这些之外,他们还看不出任何来。
不过因为墓的原因,这些存在也是开始注意到夏渊了…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青铜大门之前,夏渊始终都是混在这大队伍之中的,速度始终都是不快不慢。
除了白眼之外,夏渊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当来到这青铜门户之前的时候,夏渊分明听到了那些存在长出一口气的声音。
是的,虽然无比的隐晦,可身边这些妖孽,分明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对此,夏渊倒是没有任何的异样。
因为他知道,这些妖孽出现这样的状态那是无比正常的。
要知道,之前这一路走来的压力,除非是少年至尊的存在,而且还是得少年之中起码也是稍微强大的那些存在,不然的话是无法这样轻松走过的。
当然,一些意志逆天的无上之上妖孽,还是可以做到同样事情的。
可现在…
夏渊才不会相信,周围这一百多尊无上之上级别的盖世妖孽,都是拥有逆天意志的妖孽呢!
如果只是一尊两尊的话,夏渊或者还不会去怀疑的。
但一次性那么多…
夏渊就算是没有去感知,也知道这些存在都是假装的了…
没有在犹豫,夏渊直接走进了这巨大的门户之中…

抬起头,看着这宛若混沌的苍穹,夏渊只是走进这里,就感受到了无数恐怖法则力量的波动!
可怕吗?
是的,但更多的却不是可怕,而是激动!
夏渊总是理解,为何之前自己的师尊墓会说这叶楼秘境是真正的顶尖秘境之一,是三大秘境之一。
为何知道这一次开启的秘境,是这叶楼秘境之后,竟然会如此的开心了。
果然,秘境就是秘境。
顶尖秘境就是顶尖秘境!
而这叶楼秘境——
不愧是曾经那一古老族群的三大试炼秘境之一啊!
这里弥漫着各种浓郁极致的法则碎片,甚至其中还有着一些大道残痕!
夏渊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在这样的地方修炼,那么根本不需要多少的时间,就可以将自己对于诸多力量的感悟,提升到一个无比可怕强大的程度之中。
而那时候,夏渊将会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到那养道极限,甚至是成为出道境的存在!
在这真实的世界之中,夏渊感觉那种规则的束缚之感明显降低了不少。
也就是说,夏渊想要在短短的时间之中突破,已经变的容易许多了。
这一点才是最让夏渊开心的。
要知道,如果要是这些压制还是如曾经时刻那样可怕的话,那么夏渊每一次突破都是需要花费无数的代价,而如果不想浪费这些的话,那么就需要等待,这更加是夏渊不想面对的事情。
而在这真实的世界之中,虽然那种桎梏依然还是存在,不过却已经弱化了许多。
而且,这真实世界之中,混沌之气的浓郁程度,那些规则道理的完善和浓郁程度,都远远不是虚幻世界可以相比的!
特别是在这叶楼秘境之中…
夏渊甚至感觉比起自己之前到过的任何秘境,任何的修炼之地都要都要来的更加让人激动,更加让人兴奋!
无比的兴奋,无比的激动啊!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的考核试炼才是真正的核心和精华所在,那么夏渊这半年时间之中,真的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了。
直接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的修炼那多香啊!
不过,夏渊也就是想一下而已。
他可是答应过墓的,所以有些事情,夏渊还是会去做的…
观察了一下周围,夏渊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一处峡谷之中。
而周围都是环绕的山岳。
这些山岳真的不高,最多的也不过就是几千丈而已。
在凡人的眼中,这些山岳是无比高大的,是让他们望而止步的。但是对于夏渊这样的修炼者而言,却真的——
很高!
恩,很高…
因为进入到这里之后,夏渊突然发现,自己想要飞行的话,变的十分困难。
当然,也不是说不能飞了,而是说想要起飞的话,难度增加了无数倍,甚至夏渊都无法坚持飞行多远的距离。
而高度,几百丈已经是顶天了。
换做以前的时候,如果只是几百丈的距离,那么夏渊一念之间就可以轻松无比的直接跨越了。
可现在…
山岩之上攀爬的身影,就是如今夏渊的情况。
好在夏渊肉身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攀登这些山岳还没有丝毫的困难。
来到这里没有多少时间,夏渊也发现了很多的问题。
起码现在的夏渊,感觉自己的各种威能,似乎被削弱了百倍甚至是数千倍!
如今夏渊的威能虽然依旧十分的强横可怕,但是却已经没有了曾经时刻那种毁天灭地的盖世威能了。
夏渊知道,应该是这里特殊的规则限制吧。
不过想想也知道了,如今进入到这里的几万妖孽,最弱小的估计都超越了曾经原来那虚幻无尽混沌世界之中,绝世圣王甚至是古王的存在了。
这样的存在,如果要是全力爆发的话,那么带来的可怕威能和动荡,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按照墓给夏渊的说法,这叶楼秘境其实真的不算多么巨大的。
而就算是如此,这不算多大的叶楼秘境,想要开启的话花费的资源,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要是那些妖孽真的肆无忌惮在这里绽放的话,那么估计只是几尊妖孽之间的崩战,就已经足以将这一方的天地,彻底的打碎了吧…
恩,限制是很有必要的,只要不是限制自己的能力就可以了…
等夏渊从那山谷之中爬出来之后,看到的就是那茫茫群山了。
这叶楼秘境的地形,之前墓也是简单的说过。
在这叶楼秘境之中,有着如此山脉的只有一个地方。
而这个地方,只要一直向东前进的话,那么就可以到达这叶楼秘境之中,四大试炼之地其中的一处。
至于说东方在什么地方…
简单…
夏渊随手拿出了一块晶莹剔透,闪烁异样光芒的晶石,而后轻轻的注入了一丝的力量。
瞬间,那晶石之上出现了无尽璀璨的光芒。
一幅周遭比较完整的地形图,就这样浮现在了夏渊的面前。
这晶石,可不是之前墓偷偷给夏渊的。
而是所有的存在,都有着这样一块晶石。
至于说这晶石的作用——
很简单,就是定位,定位自己的位置,显示周围的环境和地形。
当然,这晶石的用途不仅仅只是如此,他还是用来记录积分的工具,有着各种的用途等等。
和晶石,已经和你绑定了,一旦要是让这晶石脱离自己的话,那么也就是意味着你已经‘死’了!
当然,这个死,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而是说你在这叶楼秘境之中的历练,已经结束了。
之前所谓的抢夺,其实抢夺的就是这晶石。
一块晶石,代表的就是一百积分。
也就说,一个人头就是一百积分。
夏渊看着那周围的地形图,对照了一下脑海之中墓对于周围的描述,总算是确定了一个方向。
下一刻,夏渊没有在犹豫,直接就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起来…

整个叶楼秘境,算不上多么巨大,当然和所谓不是多么的巨大,也只是说相对于那些妖孽在没有被限制的情况之下而言的。
如今,这些妖孽都是受到了这叶楼秘境之中规则的束缚,完全无法发挥出自己巅峰时刻的力量,所以这本身不算巨大的叶楼秘境,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已经是相当的巨大了…
六万多尊盖世的妖孽,如果要是没有被限制的话,那么估计不用一天的时间,基本上大部分的存在都会碰面了吧。
不过现在…
两尊妖孽,在之前的时候看来不算多远的距离,可如今对于他们而言,却仿佛就是天堑一般。
如果相互知道对方的存在,而且都是刻意接近的话,那么或者不用太多的时间就可以相遇了。
可这些妖孽相互之间,哪有那么多的默契啊!
因此,六万多的盖世妖孽,在进入到这叶楼秘境之中已经过去了足足半天的时间了,真正相遇的,甚至连连千人都不到…
无尽虚空之中,那上百尊净莲天台都是静静的看着那已经被分割成为了足足六万多份的巨大画面。
这上面,每一尊盖世的妖孽都会有着一个画面的存在。
当然,有些弱小的盖世妖孽,他们的画面很小很小。
而有些强大的盖世妖孽,被关注的多一点,自然所在的画面就巨大许多了。
这些画面的大小,其实就是相当于那些盖世妖孽的受到关注程度。
显然,这其中最大的,就是两个画面了。
一个,自然是属于血池炎侯的画面。
作为一尊少年至尊级别的无上妖孽,是诸多净莲天台高层心中,这一次秘煌之约的最关键存在,血池炎侯受到关注在自然不过了。
而另外一个,就是夏渊了…
夏渊受到关注,完全就是因为墓的缘故,不然的话,就算是夏渊之前在那道路之上,展现的意志无比的可怕,但也不会受到太多关注的。
其实,夏渊画面巨大完全就是因为墓的原因,这些净莲天台之中的大人物们,对于夏渊并不是多感兴趣的。
“血池炎侯,终于要遇到自己的第一尊对手了。”
大部分的存在,都是在关注血池炎侯所在的画面,当然他们在关注的同时,也会关注血池炎侯周围的一些情况。
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很快的分辨出,血池炎侯是接下来将会接触的,是那些妖孽。
其实,在这秘境之中,获取积分的办法并不是听过击败其他的弟子获得的。
四大试炼之地,通过之后都是可以得到无数积分的加持。
而在这秘境之中,也有着无数的法则怪物。
击杀这些怪物,你可以得到无数的法则和大道力量感悟,而同时也可以得到积分。
相比起来,通过击败淘汰其他的那些弟子得到的一百积分,真的已经算是十分稀少的了。
只是…
这些妖孽的脾气性格大家都是知道的。
如果要是一旦遇到的话,那么别管什么东西了,先干上一场在说!
他们不是那些老不死,如果要是那些存在遇到的话,肯定不会直接开战,甚至会因为利益的问题,而选择联合起来。
不过,这些妖孽却是不同的。
起码,在前期的时候,这些妖孽一道遇到彼此,那么战斗是肯定的…
果然,那尊妖孽很快就遇到了血池炎侯。
在这秘境之中,一切都是被压制,甚至就连感知都已经被削弱到了极致。
所以,等到这些妖孽感知到彼此的时候,其实相互之间,已经碰面了…
其实,这些妖孽也并非就是真的那么鲁莽那么冲动的,一旦见面之后,那么肯定就是一顿各种相互之间的毒打。
所以出现战斗,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就是相互之间本身就是认识,就是有仇的。
如今来到这里,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而另外的一种情况,就是这两尊妖孽之间相差很大!
是的,如果要是两尊相互之间本身就不认识的妖孽,而且实力还是差不多的情况之下,那么见面就出现争斗的情况,几乎是很少出现的…
只是…
显然那尊遇到了血池炎侯的妖孽,他的实力和血池炎侯比起来,那绝对无比的巨大。
所以…
血池炎侯是少年至尊,而且他的性格也是霸道无比,看到其他妖孽出现的时候,血池炎侯直接就是一拳杀出。
杀人,是不可能杀人的。
虽然血池炎侯也知道,自己在净莲天台之中肯定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但破坏规矩这种事情,他还是不敢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