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世界樹的遊戲-第690章 過去與懲罰(補更)鑒賞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世界树的游戏
枫叶领,泽罗兰。
索菲娅走在熟悉的街道上,道路两侧尽是市民的欢呼。
城市各处隐约还可见攻城时燃起的白烟,那是大火扑灭后的自然情况。
今天的天气有些凉,早上下了一会儿的雨,洗刷掉了战斗后的血腥与房屋烧毁后的焦糊味儿,只留下满满的春后泥土气息。
现在城里的路面还湿漉漉的,平民区的不少道路甚至化为了泥泞,如果不是索菲娅骑着独角兽,可能腿脚也早已被泥水包裹。
没办法,哪怕是富余的枫叶领明珠泽罗兰,市政维修比较及时的道路也只有富人区和主干道了,稍微远一些偏僻一些的地方,贵族们总归是懒得管的。
一下大雨,不成汪洋就不错了,毕竟城市里的排水系统也有上百年没有更新过了,内城还好,后来扩建的外城很多地方连排水的下水道都没怎么挖的。
这些事,曾经不出城堡的索菲娅是不知道的,但此时此刻留意到这些细节,却是再次加深了她对自己的信仰。
帝国已经腐朽,贵族已经堕落。
你永远不要指望着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会对平民产生真正的关切。
就算是有,也不过是出于维护自己的“财产”罢了。
在很多贵族的眼中,优待平民,远不如多培养或是招募几名强大的职业者来的实在。
毕竟,在这个超凡的世界,只要你掌握这足够强大的力量,哪怕是再暴戾,普通人也是翻不出什么浪花的。
豪门重生之甜宠娇妻
这一次的“红枫王国”就是例子。
依靠已有的体制,是无法真正地提升生产力,无法真正地将超凡力量高效利用,更是无法真正创造一个每一个人都能幸福地生活、都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世界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
赛格斯世界的魔力提升是一个契机,叛乱的边境伯对原本领地中贵族的清洗也是一个铺垫,而生命教会的出现则宛若黑暗中的灯塔。
见到了精灵之森的富裕,见到了精灵之森的美好,索菲娅坚信:
只有信奉了伟大的伊芙冕下,只有将万物平等的思想传播到领地的每一个角落,只有让领民们真正从贵族的统治下解脱出来,思想获得觉醒,才能真正地改变一切。
想到这里,少女轻轻一叹。
她抬起头,望向湛蓝的天空。
天幕就像是被洗过似的清澈透亮,而雨后的太阳则远比任何时候都要柔和,那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照耀在大地上,在半空中隐隐勾勒出一道弯弯的彩虹,似乎也在庆祝着城市的解放。
嗯……解放。
这是精灵们的词语,他们告诉索菲娅这个词的意思是“解除束缚,得到自由或发展”,而他们则是女神派往枫叶领的精灵解放*军。
索菲娅觉得用在这里还是很应景的。
路过城市里的神殿,这里已经被先行一步的精灵占领。
他们正在将黄昏与落日之神的神像搬出,并在市民们“赞美女神”的欢呼声中,将伊芙冕下的神像迎进去。
神殿的周围已经汇聚了不少的生命信徒,他们正自发地朝着神殿跪拜,祈祷,表示感谢……
这些人,昨天还只是无信者或者被强制改信的邪神信徒呢。
而他们之所以如此狂热,索菲娅也非常明白。
那就是昨天攻城时的神迹。
邪神之掌的恐怖早已随着帝国军全灭的那一战深入人心,而若是没有女神的出手,泽罗兰很可能就被昨日那漫天的陨石雨所毁灭了。
那狰狞邪神撒下的恐怖火球,就连当时的索菲娅都为之战栗。
当然,这种信仰上的变化,索菲娅认为并不会持久,毕竟民众现在的出发点仅仅是感激与对邪神的恐惧罢了。
但少女坚信,若是让人们学习了女神的教义,真正领悟到《生命圣典》的精髓,一定会发自内心地成为女神的狂热信徒的。
毕竟……民众并非愚蠢。
他们只不过是缺少了一个指路的明灯,缺少一个真正能够走入他们内心、让他们发自内心形成共鸣的强大信仰罢了。
而现在,已经有了。
在市民的欢呼声中,黄昏与落日之神的神像被推倒在地。
望着那已经四分五裂的神像,索菲娅目光轻轻一闪。
她的神情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惊讶中又带着了然与喜悦,同时隐隐地还有着几分狂热赤诚……
能够被供奉在神殿中的神像,绝非是普通的神像,一定是获得了信仰力量的加持。
而像是这样的神像,若是没有超凡者出手,仅仅是被一群普通人推倒在地的话,是绝对不会四分五裂的。
而神殿裂开,失去了光泽,就连有人朝着神像上吐痰也没有丝毫的反应,那只意味着一件事——
神像所代表的神话存在,陨落了。
“赞美您,伟大的伊芙冕下。”
“您是黑暗中的光明,您是扫除世间邪恶的正义,您是一切不平的伸张者与维护者!”
“愿您的光辉永远照耀我,愿您信仰洒满整个人间!”
少女双手放在胸前,恭敬地画了一个生命权杖的符号,并满怀敬意地祷告道。
越过人群汇聚的神殿,索菲娅继续向前。
她进入到熟悉的富人区,进入到熟悉的领主城堡,最终来到了那熟悉的城堡大厅里。
城堡中的摆设与她几个月前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一切仿若昨日一样。
看着那铺着白熊皮的领主椅,索菲娅的视线有些恍惚。
她好像又看到父亲坐在椅子上,给自己讲述外面的故事,她好像又看到自己在这里失手打碎了父亲那个最心爱的魔法灯,被母亲训斥。
母亲……
想到这个词语,索菲娅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美丽的倩影。
“母亲啊……”
少女轻轻一叹。
多久没有说过这个词了呢?
或许,是从她去世那天开始吧……
如果那个人现在还活着,是不是曾经发生的一切,就不会再次发生呢?
如果那个人现在活着,是不是她就可以不用再那么卑微地活着,同样也可以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在想什么呢?”
就在索菲娅思绪万千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大厅中的安静。
少女没有回头,而是表情下意识地从感怀转为淡漠,叹息一声:
“德玛西亚阁下,进入房间之前先敲门,是最基本的美德,请您不要拉低精灵的平均素养。”
德玛西亚:……
某位红发战士表情有点郁闷。
不过,就在他以为半精灵少女还要继续损自己的时候,却听到对方悠悠一叹:
“我在想我的母亲……”
“母亲?”
德玛西亚心中一动。
索菲娅轻轻点了点头,伸出手抚摸着领主座位上柔软的皮毛,说道:
“她是父亲从奴隶贩子手中救下的一名精灵,与父亲一见钟情。”
“最终,不顾家族的反对以及贵族们的抵触,父亲将她娶为了妻子……”
“只是,即使当时有着作为泽罗兰子爵第一继承人的身份加持的父亲大人,娶精灵为妻也要受到巨大的压力,毕竟……对于贵族们来说,精灵只适合作为玩物,以及作为改善血脉后代的工具。”
“也正是因为这样,家族才会在母亲怀着我的时候,算计了父亲,让父亲酒后侵犯了一位旁支的男爵小姐,诞下了我的那个废物哥哥……”
“现在想来,父亲去世之后,家族里的那些人不顾他留下的遗嘱,执意拥护卡尔为领主,恐怕也有我血脉的原因吧。”
“精灵可以改善旁支的血脉,而旁支与主支通婚可以进一步提升主支后代的素质,但直接让精灵的后代成为正统继承者……那些高傲又腐朽的家伙恐怕很难同意。”
“直到见过了罗森公爵之后,我才最终想清楚这个道理。”
少女自嘲道。
只不过,听了她的话,德玛西亚的关注点却跑到了其他地方:
“等等……啥?怀着你的时候诞生了哥哥?”
某位红发战士一脸错乱。
索菲娅看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眉:
“德玛西亚阁下。”
“在!”
“您真的是精灵吗?”
“当然,正统的精灵,纯种的精灵!”
“那您连精灵的孕育时间是人类的三到五倍这件事也不知道吗?”
“额……啊?这……”
德玛西亚有些愣神。
索菲娅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继续说道:
“母亲与父亲结婚之后,过得也并不幸福。”
“她太懦弱了,也太善良了,直到去世的时候,还忍受着周围的敌视,甚至为了父亲的形象与威望,连父亲为她出头都要反过来阻止与劝说……”
“所以,从她去世那天起,我就发誓,绝对不要成为她那样的人,而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无论是心灵……还是实力。”
“但现在看来,我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少女伸出手,拿出那枚苳苳导师赠送的项链,一边在手中摩挲,一边叹息道。
不过,她的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明亮,与坚定。
“你会成功的。”
望着少女那虔诚的目光,德玛西亚笑道。
“承您吉言。”
索菲娅难得地没有进行吐槽。
将手中那生命权杖模样的项链收起,半精灵少女又再次看向了某位红发战士:
“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还以为你都不打算问了呢。”
德玛西亚的表情有些意外。
而后,他收起有些轻浮的笑容,正色道:
“索菲娅小姐,泽罗兰的叛乱贵族也都被抓起来了,需要如何处置?”
别说,只要发型正常,表情正常,语气正常,这家伙看上去还是像个帅哥的,毕竟捏脸的底子也不错。
“老规矩。”
索菲娅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这么信任我?”
德玛西亚很快忍不住露出笑容。
只是,不笑还好,一笑就看上去有些猥琐。
明明脸还是很帅的。
这个……气质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有的人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清爽自然,而有的人,哪怕是仅仅是开心地笑着,看着就像是在脑海中YY马赛克一样……
看着德玛西亚那灿烂的微笑,索菲娅微微皱了皱眉,说道:
“苳苳导师告诉过我,精灵族有一句古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德玛西亚:……
他张了张嘴,告诫自己不要生气,与女人置气不得的。
“还有什么事?”
看着仍然留在原地的红发战士,少女又问道。
“额……还有,你的那个叫卡尔的弟弟被抓起来了,刚刚被人送到神殿那边了,另外边境伯奥托也被抓起来了,也被送到了那里,对了,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了。”
德玛西亚挠了挠头说道。
……
泽罗兰,神殿。
得到消息的索菲娅很快就在德玛西亚的陪同下来到了这里,见到了自己那位同父异母的哥哥。
“索菲娅!索菲娅!看在我们是兄妹的份上,饶我一命吧!我愿意放弃子爵之位,同时放弃继承权与宣称权!我是无辜的,都是邪神的错!都是奥托的错!一切都是他逼迫我的!”
被禁魔锁链捆起来的卡尔哭喊道。
看着对方那狼狈且毫无骨气的样子,索菲娅下意识就想要讽刺,但最终没有像往日那样说出来“真是没有贵族的体面”这样的话。
“我对泽罗兰子爵的位置不感兴趣,此战之后,枫叶领将没有贵族。”
少女淡淡地道。
卡尔愕然。
“你……难道你要将所有贵族都处死?!”
他惊恐地道。
看着对方那茫然惊惧的视线,少女也懒得多做解释。
“告诉我,父亲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她耐着性子问道。
“不不不……我从来没有害父亲的念头!哪怕他不喜欢我!我怎么可能谋害父亲!索菲娅!我的好妹妹……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卡尔惊恐地说道。
而后,祂又指向一旁的沉默不语的奥托:
“是他!是他诅咒了父亲!他需要泽罗兰的财富,所以才用诅咒杀死了父亲!我也是被迫屈服的!”
索菲娅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看了一眼一旁的精灵玩家。
“索菲娅小姐,【谎言侦测】显示,这次他说的是实话,或许做了一些修饰,但整体上不假。”
负责看管囚犯的法师玩家恭敬地说道。
索菲娅陷入了沉默。
叹息了一声,她又对德玛西亚说道:
“将他带下去吧,和那些贵族一同处置。”
德玛西亚点了点头,然后嘿嘿嘿笑着对着站在卡尔身边的两个精灵玩家示意。
两个精灵玩家点了点头,很快将卡尔架起,向外面走去。
卡尔表情大变,声嘶力竭:
“不要啊!索菲娅!索菲娅大人!放过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而在卡尔被精灵们带下去之后,索菲娅又看向了奥托。
她的神色渐渐变冷:
“奥托,作为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作为我父亲死亡背后的阴谋黑手,你的罪孽,让我现在恨不得立刻杀了你!”
奥托看了她一眼,神情木然。
索菲娅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愤怒,继续说道:
“不过……我想这样虽然能够让我的心情得到放松,但这个简单的惩罚对你犯下的种种罪孽来说,却太轻了。”
“因为你,这场战争有多少个家庭破碎,又因为你,这场战争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死去……”
“既如此……就将你的命运,交给枫叶领的民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