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能把你變成NPC-第627章 靈域之團圓熱推

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我能把你变成NPC
数月后。
一年约定之期到来,大森林中的暗神门再次打开。
这一次却并非所有人都回归灵洲,只有屠无忌带领大部分华夏开发军团的人回去,张瑧则和仍在闭关中的叶敏、钟灵毓等人留下。
临走时,屠无忌爽朗地对张瑧笑道:“放心,你说的事我一定会安排好的。等半年后大森林暗神门再次开启,你就能见到老婆孩子了。”
张瑧也笑道:“这事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倒是老屠你,此番回去后可就要扛起镇守华夏的大任了。”
原来,经过商议,张瑧准备启动早前的计划之一——这次回去,屠无忌将接替宫柳镇守灵洲及华夏,而宫柳则会来到灵域修炼。
除此外,屈珈蓝、张铮也将过来与张瑧团聚一段时间。
这半年就更难熬了。
好在张瑧也不是完全没事干。
平时他仍旧是钻研、习练各种武功、神通为主,还会带着白雪、大鹏每天将龙城方圆百里的界限巡视一遍。
至于说龙璎,因为喜欢呆在水里,跟张瑧在一起的时间反倒是不多。
除此外,偶尔“偷窥”一下民间年轻武者们的打怪练级日常,也是有一些乐趣的。
如此一来,看似难熬的半年也很快过去。
到了约定日期,张瑧便从这一边主动开启了大森林的暗神门。
随着黑洞般的暗神门逐渐变为半径一米大小,一道穿着月白色唐装的倩影也从其中跨了出来,却正是张瑧一年多不见的宫柳。
九色神雷
接着便是鱼贯而来的华夏特种师士兵、科研团队、后期保障团队。
这些人出暗神门的速度不慢,但人数众多,所以仍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中间,张瑧自然是要跟宫柳打招呼的,只是略有点心不在焉。
“宫师,灵洲那边一切还好吧?”因为宫柳实际是师祖,所以哪怕而今两人同为神级,张瑧还是习惯尊称其为宫师。
宫柳也没计较称呼上的问题,闻言微笑道:“一切都好。龙城这边呢?叶敏他们几个可有人再突破为神级?”
“还没有。”
剩余几人中,境界最高的叶敏也只是灵级四品,虽然距离灵级五品只有一线之隔,但那也是隔着一个小境界,肯定不会像屠无忌那般大半年就突破了。
至于钟灵毓、赵龙奇等人,想要突破到神级所需的时间就更久了。
甚至可能一直无法突破。
宫柳原本还想再问一问别的问题,可见张瑧一直看着暗神门,注意力明显不在谈话上,便一笑不再多问了,自行飞入高空,俯瞰起龙城所在的这片森林来。
说起来,虽然开启暗神门多次,这却是她首次来到大森林,也是首次见到这座人类在灵域建造的雄城。
就在宫柳俯瞰龙城及周边的景色时,华夏开发军团官方的团队终于全部通过了暗神门,轮到了民间团队。
而第一道从暗神门出来的,便是一大一小,两个张瑧朝思暮想的人。
“爸爸!”
看着仍只有四五岁模样的张铮一从暗神门中出来,目光便锁定旁边的张瑧身上,高兴地大喊起来。
“儿子!”张瑧也满脸笑容地一步跨过去,一手将儿子从屈珈蓝怀中接来,另一支胳膊则直接搂住了屈珈蓝的纤腰,声音而已温柔下来,“老婆!”
“松开,这多人看着呢。”屈珈蓝略有点不好意思。
张瑧笑道:“一家团圆,多美好的景色,就让他们看好了。”
听张瑧如此说,屈珈蓝也不再挣扎,任由张瑧搂住了。
就这样,一家三口在暗神门旁边待到这次开发军团所有人都过来,才离开。
其实倒也不是张瑧故意在众人面前秀团圆,而是他有责任看着暗神门正常闭合,否则他肯定带着老婆儿子直接离开了。
在龙城里面安顿好老婆儿子后,张瑧这才去与宫柳和几个灵级开了场小会。
马贼
一则是了解过去这一年半灵洲、华夏那边的重要信息,二则是第接下来的事做些安排,或者说了解更合适,毕竟具体是事务都是下面的人做,张瑧根本不需要费心思。
期间最主要的,还是和宫柳的交流。
“在他们几个中有人突破到神级之前,我还是得一直坐镇龙城。所以,这段时间若是宫师想到外面去游历、闯荡是可以的,只是需要小心安全。”当会议室中只剩下两人时,张瑧这么说道。
宫柳闻言微微点头,“我知道。不过我如今正处在突破到神级二品的关头,也准备在龙城闭关。所以,游历的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听宫柳说要突破到神级二品,张瑧神色一喜。
因为宫柳境界突破了,就意味着华夏实力提升了,也帮他分担更多的责任。
打个比方,有个神级二品镇守龙城,张瑧日后随龙璎去海洋中猎取神级海兽时就要放心很多。
所以,张瑧当即就拱手道:“那我就先恭喜宫师了。对了,如果宫师需要灵级血煞精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
宫柳微笑摇头,“不必了。其实我之所以能进步这么快,就有你那些灵级血煞精的功劳,而今突破所需的只是时间而已。”
张瑧上次在极北得了那么多灵级血煞精,自然不会都藏着,除了留一些自用外,大多数都借给了宫柳、屠无忌、王晓天、叶敏等华夏相熟的灵级强者。
之所以是借,而不是给,一则是因为灵级血煞精太过珍贵,二则自然是照顾宫柳等人的面子。
虽然借也需要欠人情,但总比白拿张瑧的灵级血煞精所欠人情要小得多。
跟宫柳商议好了今后一段时间的各自安排,张瑧就回到了住处——并不是地下,而是龙城内一栋颇为舒适的宅子。
回到家中后,见龙璎正在上下两层、自带前后院的宅子中转悠,儿子则一个人在屋中玩耍,张瑧就闪身过去又搂住了屈珈蓝的腰,问:“这房子是我让人专门为你和儿子修建的,还满意吗?”
屈珈蓝听了笑问:“你这算不算以权谋私?”
张瑧道:“我让他们建房可是花了不少‘钱’的,怎么能算以权谋私呢?怎么,你不喜欢这房子?”
“当然喜欢啊···你手放哪儿呢,小心儿子看到。”
“那我们就到儿子看不到的地方去。”
···